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诗词歌赋] 威廉·斯塔福德诗歌 | 我们身边的黑暗是深邃的

4 已有 816 次阅读   2019-02-11 07:30

威廉·斯塔福德诗歌 | 我们身边的黑暗是深邃的 

美国诗人威廉·斯特福德(William Stafford)出生于1914年1月17日,成长于肯萨斯州的哈金森市(Hutchinson)。他被称为“苦难的一代诗人”中的一位,1937年,他从肯萨斯大学毕业后,干过各种各样的工作,曾在甜菜农场和炼油厂当工人,还曾服务于美国森林部。他的小说《我心深处》(Down in My Heart)的灵感来自他在战时当消防员、建筑工人和教堂工作人员的经历。1955年,他获得爱俄华大学文学与创意写作的博士学位,并从46岁开始相继出版《你的城市之西》(West of Your City)、《穿过黑暗旅行》(Traveling through the Dark)、《也许有一天》(Someday, Maybe)、《风的长叹》(The Long Sigh the Wind Makes)等诗集。1962年,他凭借诗集《穿过黑暗旅行》(Traveling Through the Dark)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

美国诗人威廉·斯特福德(William Stafford)

威廉·斯特福德(1914-1993),美国诗人,成长于肯萨斯州。他被称为“苦难的一代诗人”中的一位,1937年,他从肯萨斯大学毕业后,干过各种各样的工作,曾在甜菜农场和炼油厂当工人,还曾服务于美国森林部。他从46岁开始相继出版《你的城市之西》(West of Your City)、《穿过黑暗旅行》(Traveling through the Dark)、《也许有一天》(Someday, Maybe)、《风的长叹》(The Long Sigh the Wind Makes)等诗集。1962年,他凭借诗集《穿过黑暗旅行》(Traveling Through the Dark)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

斯特福德也是一位“西部诗人”。他的诗歌中,有一种美国西部天地开阔的原野壮丽气概,同时也以其亲密、细腻的语言著称,诗人的“声音”像是陪伴着读者,在倾诉,在记述,在分享。

正如罗伯特·弗罗斯特,斯特福德的诗歌常常带有一种近似狡猾的自然和简单,但若细看,这些诗实则具备最为复杂和非同寻常的视野。

诗人的生活和写作安静而规律犹如宗教每日的仪式,他敏锐地捕捉日常生活中的诗意。在他79年的岁月中,他共写作了51本书。

我只是追随着生命中隐藏的深流,无论当中出现什么主题或是冲动的念头,我都安心地追随。我无法预知它的下一变调是什么,也不理会它是否有枯竭的一天。只是慢慢地跟随。——威廉·斯特福德

威廉·斯特福德诗集《你的城市之西》(West of Your Country)手稿

是的威廉·斯特福德

这可能随时发生,龙卷风,

地震,善与恶的大决战。这可能发生。

或者阳光,爱情,拯救。

你知道,这可能发生。那就是我们

保持警醒的原因——这一生中

没有保证。

然而某些奖赏,就像早晨,

就像此刻,就像正午,

就像傍晚。

董继平 译

The Bubble. Image by Anne Brigman

沉思

充满光的动物

穿过森林

走向举起装填着黑暗的枪

而瞄准的某人

那就是世界:上帝

保持沉默

让它再次发生,

再次、再次发生。

董继平 译

穿过黑暗旅行

穿过黑暗旅行,我发现了一头鹿

死在威尔森河岸的公路边。

通常,最好是把它滚下峡谷:

公路狭窄,急转弯会造成更多的死亡。

凭汽车尾灯我蹒跚走到车后,

站在鹿的身旁,那是头刚被杀死的母鹿,

她已经僵硬,几乎都凉了。

我把她拖起,发现她的肚子鼓鼓的。

我用手指摸摸这腹部,我明白了——

她的体侧还有点温热;躺在那里等待的小鹿,

还活着,静静地,却永远不会出生了。

在那山路旁,我踌躇不定。

汽车暗淡的灯光照着前方;

引擎盖下的机器在微微震响。

我站在温暖弥漫的红色废气中,

我能听见荒野在我们周围倾听。

我为大家苦苦思索——这是唯一的急转弯——

然后把她从路边推下河里。

马永波 译

Image by Anne Brigman

信心

你永远不会孤单,秋天降临

你听到如此深沉的声音。黄色

拖过群山,拨动琴弦,

或是闪电后的寂静,在它说出

自己的名字之前——那时云彩将开口

道歉。你从出生起就成了目标:

你永远不会孤单。雨会来

一条充满的水沟,一条亚马逊,

漫长的走廊——你从未听过如此深沉的声音,

石上青苔,以及岁月。你转过头——

那就是寂静的含意:你不是孤身一人。

整个辽阔的世界一倾而下。

马永波 译

Multnomah Falls Cascade, Columbia River

当我遇见我的缪斯

我瞥了她一眼,摘下眼镜

——它们还在歌唱。它们

像蝗虫在咖啡桌上嗡嗡响了一阵

然后停止了。她的声音发出钟鸣,

阳光弯曲了,我感觉屋顶拱起,

我知道那里的钉子重新抓住触到的

任何东西。“我是你

看待事物的方式,”她说。

“如果你允许我和你一起生活,

你对周围世界的每一瞥都将是

一种拯救。”于是我拉住了她的手。

马永波 译

Image by Anne Brigman

深夜

黑暗中四散落下的冰雹

大雁的尖叫声,拍打着

我们的屋顶,让我们吃惊地倾听。

那些V字型掠过,看不见

整齐得令我们停下。但随后

它们又盘旋着颤抖地飞回。

它们在夜晚的高空迷路了吗?

它们总是知道路,我们想。

你在房间对面看着我:——

我们生活在一个恐怖的季节。

马永波 译

你与艺术

你确切的错误创造一种

无人听见的音乐。

你迷途的脚发现伟大的舞蹈,

独自行走。

而你生活在一个世界上,在那里

失足总是引人回家。

年复一年适合于你的脸上——

当有青春的时候,你的天赋

就是青春;

后来,你通过摸索找到你的路

青苔在那里重获石头;

在那音乐发出声音之前

你就发现它开始之处,

遥远的群远山中,有峡谷横越

寂静得就像始终飘落,始终新颖的雪花。

董继平 译

Image by Anne Brigman

身分

如果一个生命能拥有另一个生命——

狼能拥有鹿子,鱼能拥有鸟,

人能拥有树——那么有谁

会同我交换生命?

一条小径在黑暗的森林中

下行;柔软如青苔

一个嗓音袭来:我的手

在树皮上,我寂静的脸孤独——

然后是水,然后是沙砾,然后是石头。

董继平 译

Image by Anne Brigman

净化部落的语言

走开意即

“再见。”

把刀子指向你的腹部意即

“请不要再说那些话。”

向你倾身意即

“我爱你。”

竖起一根手指意即

“我热切赞同。”

“或许”意即

“不是的。”

“是的”意即

“或许。”

这样看着你意即

“你有过你的机会。”

董继平 译

题图:Image by Anne Brigman

#飞地策划整理,转载提前告知#

首发于飞地APP,更多内容请移步飞地APP

投稿邮箱:contribution@enclavelit.com

策划:奕奕 | 编辑:奕奕、尘卷

浪花击打着浪花 | 《飞地》21辑“人的光”出刊

唇齿舌的欲望叙事

我们贫乏的日子和人生祼露在风中

重 要 TIP:

进入公号主菜单点击文章索引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