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诗词歌赋] 胡刚毅诗选

4 已有 272 次阅读   2020-01-20 09:08
小编推荐

胡刚毅诗选 

赣江边漫步(组诗)

胡刚毅

夕阳的目光渐渐黯淡

我的影子拉得长长,倏忽

溶进无边无际的黑暗

江上渔火点点是谁的眼睛默然瞩望?

赣江大桥上的车流汇成另一种江水

奔流喧嚣,滚动春雷的声音

生活的岁月不是江上月。江河的步伐

铺展马不停蹄的清澈履历

不舍昼夜,流向目不可及的地平线

两岸千里平畴支取赣江热血的利息

滋养得青青茂茂,一望无际的春啊!

江风,梳子一般梳理岸柳花草

和我游离的目光、纷飞的思绪

一声汽笛捅了寂静一处伤口……

数着涛声、赣江脉搏和紧迫的心跳声

汩汩血乳哺育“文章节义”的庐陵文化

文天祥、胡铨、杨万里、解缙……

江上那一朵朵永不凋谢的浪花

打开我心灵深处的敬仰和向往!

大地的眼睛霎时黯淡了

那朵乌云,渐渐

逼近一弯皎洁的月

一块大礁石要撞上一艘船!

快刹车!撞上就粉身碎骨了!

哦,我的担忧多么多余!

没有惊心动魄的大碰撞

一切静悄无声,不知不觉

月融化进乌云的怀抱

大地的眼睛霎时黯淡了

铁轨

世界上最长的口琴

可申请吉尼斯记录

火车是谁的口唇?

不时呜呜吹奏

左右移动,应付

两个方向的来来去去

吹奏结束

总是长长嘘一口气

一颗参天古树上,一只老鹰用尖喙

将缩在身旁的雏鹰一次次推下去

下面是荆棘、乱石、溪流、土拔鼠……

雏鸟哀叫着在空中翻滚

它扑打着双翅的稚嫩和惊慌

开始像一块石头落地

后来像秋叶般飘逸

最后,如一支箭射向云霄

一朵疾飞的黑云

快碰上刺眼的太阳!

诞生

根 仿佛一辈子

见不到阳光的土拨鼠

生活折叠在地下的阴影里

一位根雕家

化腐朽为神奇的大师

为阵痛中的你来接生:

一双眼 炯炯有神

一只鼻 嗅春天气息

一个微笑 拍打干渴的目光

一张嘴 翕动细语:

还要一颗跳动的心

血要涌流……

(此组诗歌发表于2007年5月《诗选刊》)

花朵霎间铺满全身(外一首)

胡刚毅

你的名字,喊一句,落下一颗种子

又喊一句,又落下一颗种子……

我不停地喊,花朵霎间铺满全身

蜂蝶翩舞,花红树绿……我

用一缕花香系住你目光的飞扬神采

用一只蝴蝶系住你脸上飘飞的红霞

用一只蜜蜂系住你一头秀发的云朵……

眼帘整天飘来荡去这朵云,它

可以倾泻冰雹、雪花,制造一个冬季

也可以洒下丝丝缕缕的幸福毛毛雨

网住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

思想的闪电

花朵把冰凝的季节翻译成春

蜂儿把花蕊的心语翻译成蜜

太阳把夜晚的心脏翻译为艳阳天

月亮的手把人间的黑暗翻译为银辉

一座桥把江河的隔阂翻译为的握手

一丛芨芨草把沙漠翻译为一片绿洲

一星火试着把煤炭翻译为一簇火一片光

暴雨把洪水译为泥石流、桥塌房倒

火灾把森林译为一片黑色的灰烬

假丑恶把天空的星星译为一颗颗泪滴

让乌云把忧郁的心情翻译为一场甘霖

我是大雨中喜极狂奔浑身淋漓的人啊

云朵,把我的思想翻译为一道闪电!

(诗歌发表于2012年5月《创作评谭》。入选《2013年中国诗歌年选》。)

土拨鼠(组诗)

胡刚毅

土拨鼠

当爱情像土拨鼠

春天醒来时,你不要惊讶

在青春的地底下竟偷偷蛰伏一只

怪异神秘的小动物

它是盲目的,习惯了黑暗习惯了夜

一下子来到阳光下,睁不开眼睛

它小眼睛眯眯,探头探脑

要偷谁的心?它羞答答,手足无措

憨态可爱。请你赐给它一片

水草丰茂、竹篁翠绿的自由天地

这位擅长打洞的高手,在泥土里

安眠、生活,不食果叶,嗜好大自然

植物的根块,汲芦苇根、竹根为

体内丰盈的汁水。它样子笨拙

动作迟缓,其实敏感得很,一有

风吹草动,眨眼间逃得无影无踪

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溶化

在阳光金灿灿的睫毛下悄悄溶化

不再坚持自己的冷与硬

释放囚禁一冬的爱情、眼睛、手脚

释放一群好动的暴动分子

我要借小溪的嘴说话

说清澈洁白的话,说一波三折的话

说心平气和的话,也说雷电叱咤的话

不学那树以根栓住安稳的一生

而像春风像奔跑的江河去漫游大地……

当融化时,发现爱的疼痛已深入骨髓

我泪流满脸,消失了,泪还未干

打铁

一块冰冷的铁敲打

另一块灼红的铁,如一只

恶狼追赶一只羊羔

扑向一头牛犊

黑夜吞噬白昼的光芒

洪水淹没田畴的青翠……

这是一种刻骨铭心的

吻,暴雨骤雨的

吻,紧锣密鼓的

吻,一泻千里的

吻,灼热的红唇

反咬的却是自己

当滚烫的热情隐退

冷且硬的爱,铸成心里永远的疼

大地的眼睛霎时黯淡了

那朵乌云,渐渐

逼近一弯皎洁的月

一块大礁石要撞上一艘船!

快刹车!撞上就粉身碎骨了!

我的担忧多么多余!

没有惊心动魄的大碰撞

一切静悄无声,不知不觉

月融化进乌云的怀抱

大地的眼睛霎时黯淡了

(诗歌发表于2008年9月《创作评谭》。其中三首诗入选《2008年中国诗歌年选》。)

沉醉(组诗)

胡刚毅

你,美得……

你,美得险峻

如一棵虬松扎根千仞悬崖

让崖下观赏的游客仰酸脖子

拴紧一缕缕目光一阵阵惊呼

你,美得扫兴

令人沮丧、失望、失落、自卑

望洋兴叹,无颜见人……

你美得湍急

一条一泻千里的洪水

横扫大地,草木低伏、田园淹没

摧枯拉朽,不可一世

推倒谁心底的房屋果园树木?

谁个堤决了口?

你的美,谁敢无动于衷?

谁痴望你的美?措手不及

你的美,阳光般瞬间

抚摸了谁的全身,每个细胞战栗着

阳光流进了沸腾的血液,甚至

渗入骨髓,陷入泥潭不能自拔

你美得惶恐

一只只惊飞的山鸟从谁心窝

扑愣愣飞出,飞远,消失进夜空

变作一只只星星眼睛,紧紧盯着你

你美得陡峭,让一挂瀑布

视死如归,一无反顾毅然

扑向万丈深渊,溅出一泓碧水潭!

你的美,哪把宝剑敢争锋?

你一缕灼热的目光一照

剑即刻开成一朵玫瑰

你美得惊心动魄

月亮的脸庞上的两个陷阱

谁也不敢看清,一个个跌进去

再也爬不出来,也无人呼救

悄然无声,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沉醉

我不是沉醉于爱情

而是沉醉于你!

一道闪电,那么快!

眨眼间击中了我

乌云覆盖的心脏

让我来不及思考

就被你闪亮的美灼伤,洒下

一场潇潇春雨浇灌一个季节

亲爱的,我爱你!

我不是沉醉于你

而是沉醉于人类古老而年轻的

爱情!让我在你雷霆的叫喊中

在你眼睛的闪电中粉碎自己

曙光

爱的曙光于地平线一现

星星摇摇欲坠

月亮逃遁而去

红红的朝阳一跃出

厚厚的曾认为无边无涯的

黑夜,被撕得支离破碎

霞光的五彩手帕与金色云朵

把我的天空擦得干干净净

一碧如洗

(诗歌发表于2019年2月刊《星火》)

曙光之路(外一首)

胡刚毅

从沉沉黑夜挣扎而出,

匍匐着伸向晨曦微露的东方……

这条弯弯曲曲的路啊,

像一条奔腾不息的小山溪,

它绚丽的青春,

在一座座张牙裂眦的悬崖口,

一次次果敢地书写了一挂挂瀑布,

书写了一个个千山为之景仰、万木

为之肃立的人生惊叹号!

曾经,无数纷杂如乱麻的路,

散聚群山众岭筑一座迷宫,

许多人走进去就不再回来。

伟人毛泽东睿智的目光找到了这条惟一的路,

这条通向遵义、延安和北京的路!

井冈路啊,曙光之路,

今天再一次甩向您的神鞭!

看!崇山峻岭正悄悄蠕动,

蠕动为一匹匹扬鬃奋蹄的骏马。

前方,一片曙光!

一轮红日正喷薄欲出……

青松

翻涌的硝烟弥漫为冰冷的晨雾,

喧嚣的枪声碎落成永久的寂静……

枪口曾同他们的心一起怒吼,

子弹骤然绽放一朵朵红红的花,

结出的果实让豺狼尝尝,

自己也把豺狼的子弹头嚼嚼,

就再就没站起来,

躺成一座座巍峨的山峰,

和那场席天卷地的飓风一起沉默了。

但,那一声声昨天的铿锵呐喊,

至今仍在深幽峡谷间蜿蜒萦绕,

寻找回声,寻找归宿。

那一颗颗岩石坚韧的心,

一次次撞响历史的回音壁。

岁月在战壕旁,

为他们擎起一支支血红的山茶花。

凋谢后,果实的鼓槌就猛擂起来了,

咚咚咚敲响悬在天穹的太阳和月亮,

敲响每一个不该沉寂的日子,

让每个人心里的钟

都感应到昨天洪亮的声音!

后人拾起一枚完整的子弹壳,

抠出一颗嵌进烈士尸骸的子弹头,

叠放一起,还原成一颗子弹,

插入黑油油的土里,它即刻生根,

猛然长成一棵挺拔、苍劲的青松——

井冈山革命烈士纪念碑!

(诗歌发表于2010年11月《诗刊》上半月刊)

吹笙人(组诗)

胡刚毅

我要拨打一些被人遗忘的电话号码

那么多人揣着各式各样的手机

像抱着鲜花抱着奖杯抱着美人

那么多手机响个不停

像鸣蝉喧嚷拽出一个炎热的夏天

而我要拨打一些被人遗忘的电话号码

我要拨打小溪、青山、森林的号码

倾听纯洁的心声和绿色的语音

我要拨打华南虎、黄腹角雉、猴面鹰的号码

询问她们为什么不辞而别?至今不归?

我要拨打蓝天、白云、日月、星星的号码

听她们叙述记忆中美好的事物和故事

听她们叙述咳嗽、感冒的痛苦和怨艾

我要拨打江河、湖泊的号码

告诉她们一些强身健体的锻炼方法

老态龙钟、步履蹒跚怎么走向明天

我还要把电话拨向恐龙、红鸭、蓝马羚……

用我嘶哑的嗓音给她们唱和平鸽之歌

共享音乐旋律的一绺阳光和一泓月辉

她们,是我亲爱的一见倾心的朋友啊!

有的走失多年,杳无消息

有的忧郁成疾、瘫痪在床……

告诉你,我的手机是红色的

是我掏出了自己泣血的心

我不厌其烦拨打那么多电话

都是忙音……查无此名……

唯一打通了,在那头接电话的…

却是我的一个翠绿的梦!

山中岁月

漫长的孤寂而忧闷的山中岁月

每一年的三百六十五天日历

是风,一张张翻过或抓破

是雨,一张张濡湿或揉碎

太阳打上印戳就寄来晴天

乌云涂鸦就送来潇潇雨夜

各种动物在每页日历上

书写错落有致的花瓣形足迹

各种山鸟则在树梢静静地啄食

每个酸涩涩如野果的日子

山路,搭在一座座大山的胳膊上

是琴弦,拨不出鸟唱

是箭弦,飞不出鸣镝……

花蕾悄然绽开

春,努起嫩红的嘴唇要亲吻谁?

夏天,绿叶的字母整天拼写

知了在一遍遍地念

山果的句号是秋天画的

乔木举起手匆忙采集秋色

冬,树一个个赤裸裸的

而大地盖上了厚厚的雪被

山里的四季,变幻在岁月的魔术师手上

山脚下撒落着一堆茅舍土屋

乳白色的炊烟牵走清晨扯来黄昏

炊烟的源头是每户人家的灶头

像溪水流向碧蓝的天空

静悄悄的、静悄悄的

没有浪花、没有喧哗……

(诗歌发表于2016年8月号《诗选刊》。入选《2016年度中国新诗排行榜》。其中,《山中岁月》入选《江西日报》文集《一座山的坚守》。)

铁家伙(外二首)

锄头、镰刀、菜刀

这些铁家伙的牙齿锋利无比

什么咬不动?

全身硬得找不到一条罅缝

柔如少女的水

是它的冤家,沾上就脱不了身

悄悄把小朵乌云搬上去

安营扎寨不走了

铁,脱了一身皮,仍走不出

疲软的恋情

那个日子像花朵凋零了

那是一朵乌云落下一场甘霖或一阵冰雹

那是一棵枫树把一枚枚金黄叶挥霍一空

那是一场大雪带来了冬天淹没了世界

一条春天小溪是我流下的泪找不着方向

那个日子像花朵一样凋零了,如今

灰烬里诞生的秋果馥郁四溢

风拥着一朵朵饱满的乌云

俯下黑美人的身子

悄悄凑向大地

闪电,爆响一个惊天动地的吻

爱的磁性是永恒的!

俯下身子就直不起来,不知不觉

它卧成一条曲折蛇行的江河

(入选《2017年中国新诗排行耪》)

在路上(组诗)

胡刚毅

冷不防被溅一身污水

暴雨。积水。马路上车如梭飞

一路溅出一簇族水花,溅向

两边行迹匆匆的路人。我正逆风而行

小心翼翼走自己的路

战战兢兢,靠边站、靠边走

而对面的一辆辆车如湍急的

河流汹涌而来,其中一辆

轿车不减速,反而加大油门

从我身边擦身驶过,溅我一身污水

我狼狈不堪的样子肯定滑稽

车上司机和他身边的小姐哈哈大笑

那么近,我看清了小姐的樱桃小口

和司机满嘴的黄牙,素不相识

无缘无故溅我一身湿淋淋……

车跑远了,留下我呆如木鸡

跺足,火冒三丈又奈何?生活中

我也常常被人冷不防溅一身污水

而大笑的司机、小姐常常不是陌路人

街上巧遇老友阿书

那晚,街上碰到老友阿书

仿佛童年一黑夜捉迷藏

他突然主动走出藏身的柴垛

让我一把抓住了满怀的惊喜

多年不见,他的消失

就是一次捉迷藏至深夜

不见的,第二天醒来也未见

他随朝霞一道从地平线上出走

今天,他却像一枚明月冷不防

撞了我一个趔趄,撞痛了我的心

紧紧抓住老友不愿松手

生怕他再一次神秘走失

云深不知处的岁月啊!

十字路口

十字路口

原是黄泥公路

破破烂烂、坑坑洼洼

车辆慢行,十年安全

后来修成水泥马路

六车道,全省一流

车辆四通八达

穿梭如金枪鱼

却月月发生车祸

有增无减,两年死伤三十多人

怎回事?

路修好了,上档次了

却频频出人命

让人想起五、六十年代

老一辈坎坎坷坷的爱情

总是金婚、银婚……

而如今小青年畅通无阻

如飚车的婚姻却往往意外猝死

这一刻

这一刻,我正走向白鹭公园

赴约,赴春天之约。脚步

蜻蜓点水般轻盈

这一刻,来到你面前

烧红的双颊映彩霞

四目相对,不是日月的

遥遥相望无绝期

这一刻,正吐出那三个字

这一刻,一轮旭日正破雾而出……

这一刻,千万不要唤醒我,让

梦,圆一回!

(诗歌发表于2006年7月《创作评谭》。入选《2016年度中国诗歌年选)

白鼬悲歌(叙事诗)

胡刚毅

夜,黑得星星打颤月亮躲匿,

深山草丛间,奇特而悲惨的一幅:

一只白鼬小心翼翼警惕地蹑行

一只没有皮毛、浑身血淋漓的白鼬在蹒跚

一只被剥了皮的呻吟不止的母白鼬在蹒跚

走一步,留下一滴滴血,血已快滴完

挪一步,如万箭穿心,心已破碎

每一片柔软的草叶对她来说

都是锋利无比的刀刃

每一块土疙瘩对她来说

都是铁椎重击狠刺

草叶的一颗露珠弹落她裸身上

都如一记重拳打得她天旋地转

此刻的她,是剥了皮的母亲!

谁剥的?是猎人!也是她自己!

黄昏,她去觅食,不小心中计了:

被万恶的猎人布下的“铁机关”死死夹住大腿

左挣右扎,逃不了身

疯狂咬腿,咬不断

柔韧的皮咬不破。怎么办?怎么办?

家里还有五只嗷嗷待哺的小乳崽

乳崽的父亲前几天刚被捕杀

如不赶回去,五只乳崽将活活饿死!

“死也要赶回去!回去!”她的心在哆嗦

她开始给自己剥皮!生生地剥皮!

腿从夹紧的皮毛中缓缓地颤抖地退出

一厘米、一毫米地退,这可不是脱一件大衣啊!

每退出一厘米,都是一千米的疼痛跋涉

每退出一毫米,都是万丈悬崖般的撕心裂肺……

但她没有退路,瀑布跳下绝壁

义无反顾,视死如归!

她要赶紧剥去皮囊,不然猎人马上赶到

短短地二、三个小时,仿佛一辈子那么长久

仿佛一个世纪的痛苦煎熬,漫长啊!

终于,一件皮囊留在铁夹上,血淋淋一滩!

昏死过去醒来的白鼬赶紧回家,死也要回家

她,在草丛中艰难地趔趄、蹒跚,趔趄

在刀山火海中爬向家:一个洞穴

洞穴,幸福的根,希望的窗,多么温暖!

家啊!那么遥远,那么可望不可及

走一步,喘口气;歇一步,血一滩……

终于,在黎明前,她赶到洞穴

五只可爱的幼崽已饿得嗷嗷叫唤

她幸福得晕了,全身瘫软,一躺下去

崽们扑向母亲的怀抱,咬住血淋淋的乳头猛吮

每吸一口,都是针扎般疼痛

每吸一口,她都要付出大海般的疼痛……

第二天上午,猎人们来收“铁机关”和猎物

来到此铁夹旁,惊诧了:

“铁机关”夹住一副血的皮囊,身子不见了

他们顺一路血迹找到鼬的洞穴

看到五只吃饱喝足肥嘟嘟的小白鼬

看到了一只全身是血斑、没有皮毛

赤裸肉身的已痛苦死去的母亲!

猎人们的眼睛瞪得如铜铃

一种伟大的母性击垮了他们的心

蛰伏于身体内的善醒了……

他们放下了枪,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他们含泪砸碎了所有铁夹子和猎枪

抱起五只小白鼬走回村庄

从此,这里的人不再猎杀鼬了……

居里夫人的遗憾

两次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居里夫人

是全世界公认的伟大女性

高山仰止、誉满全球的玛丽

一生却有两大遗憾:

一是正当爱情美满、事业有成之际

丈夫突遭车祸,英年早逝

留下孤零零的她与一双儿女!

另一大遗憾呢,鲜为人知:

寡居的玛丽是人不是神

也有常人的七情六欲与喜怒哀乐

虽然她有跨越百年的美丽与人格

43岁的她与38岁的助手偷偷好上了

在工作中不知不觉坠入爱河

她与助手进行着一场情爱的地下活动

给助手写去十多封不得了的情书

十多封情意绵绵、心跳砰砰的情书

她仿佛回到了初恋的少女时代

花前月下,缠缠绵绵,心被春天包围……

这时,她第二次评上诺贝尔奖的消息已传来

好事连连,双喜临门,她的笑声飞上了天

变成一朵轻盈的云,但云渐渐变灰变暗

原来助手有妻室,还有两个孩子

不幸的事终于发生:助手珍藏的十多封情书

被他的悍妻发现了。这可不得了

天塌了地陷了,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其妻一哭二闹三上吊,闹得满城风雨

其妻拿着证据气冲冲奔进报社媒体

第二天,各大报纸登载了这则绯闻消息

这时,有人落井下石、口诛笔伐

有人建议取消她的诺贝尔奖资格

如雷轰顶的玛丽写信给诺奖评委会:

“我认为自己的科研成果与私生活

没有联系……”她是多么无助啊!

只是人性的自然表露就遭此厄运

祸不单行:其妻又凶巴巴跑到法院

起诉她与丈夫的通奸罪,且证据确凿

居里夫人成了茫茫大海的孤岛

日夜承受风浪的无情拍打……

她的名字成了甘蔗,被人们啃来啃去

然后吐出渣:呸!呸!呸!

这时,爱因斯坦出现了,这位科学界泰斗

写信给评委会和法院:“我认为

她的美丽不至于导致他人婚姻的失败……”

一锤定音,反对声揶揄声渐渐平息

助手向妻提出离婚,其妻死活不肯

助手再提,要么允许他拥有一名情人

妻怕离婚,答应了!助手选择的情人

却不是玛丽,而是他年轻的女秘书

她得知,又一次如雷击顶,万箭穿心

病倒在床,床边是一堆药和儿女一双眼睛

她在收获轰动世界的诺奖的同时

也默默吞咽刻骨铭心的伤痛

咀嚼自己跨越百年的美丽与遗憾……

(诗歌入选2012-2013年《江西文学作品选 .诗歌卷》)

思想的蜜蜂(组诗)

胡刚毅

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

你的名字香成一朵桃花了!

你不知道

有一位忧郁的诗人

正为你憔悴

这一切你不知道

你或许正静静伫立在村口小溪边

细细地看着自己的影子

颤动在层层涟漪里

看着一朵白云无声地划过水面……

而此刻他正徘徊在一处湖边

低吟一首献给你的诗

你不知道

他想在坦荡的平原

制造一座奇峰

你不知道峰巅上有人在眺望你

有一天

他炽热的爱啊闪耀时

你不要以为那是一轮红日呢!

隐藏

鱼群隐藏在水里

野兽隐藏在山里

鸟鸣隐藏在林里

星星和月亮隐藏在夜的眼里

春天隐藏在种子的核里

我的思想隐藏在闪电里

在霹雳炸响之前

它是沉默的一朵云

生命与大海

风来吧

不论是马蹄疾的得意春风

还是老气横秋的飒飒金风

只请猛烈些

纠集飓风一起来吧!

把我的发掀一片惊涛骇浪

让我的心耸立为硬骨铮铮地礁石

让一簇簇永不凋谢的美丽浪花

开满生命的茫茫大海

让大白鲨、鲸鱼、章鱼、海豹……

游进波涛汹涌的大海履历

让一个个奇闻轶事来推波助澜……

岁月的风 ,来吧

一个寂寞者渴盼汹涌的海啊!

一朵云是如何降下一场大雪的

一朵云是如何降下一场大雪的

这雪悄悄地下着,不知不觉

落在母亲的头发上从此不再融化

我平时从不留意飘飞的云朵

是如何制造冬天,制造雪景的

岁月的天空不总是晴空万里

彩云朵朵

生活的甜酸苦辣

油盐酱醋……一日三餐

一笑一颦一串叮嘱……

那是飘行天空的一朵朵乌云么?

我以为过去的事情像河水流走了

却不知己云蒸霞蔚在头顶的天空

于是,天空高远处飘下一朵朵雪花……

我看到了另一种经年不化的雪

覆盖母亲的深重岁月和慈祥的笑

我多想用青春的热血去融化一个冬天

而冬天远去了雪仍不化

我们这些子孙

却像一条条春的小溪走远了

响亮的脚步写进广阔的大地

疼 痛

太阳里面隐藏乌云

我的眼睛里隐藏着泪光

清流里面隐藏鱼儿

我的微笑里隐藏着幸福

树林里面隐藏鸟鸣

我的歌声里隐藏着凄苦

雪地里面隐藏春天

大海里面隐藏暗礁

我的爱里隐藏一根刺!那是

一种一生也拔不出的揪心的疼痛!

吹笙人

你捧着一个蜂巢

如蓝天捧着金色的太阳

光芒四射

温暖明亮

一只只蜜蜂翩翩飞出

在一个个听众的

心之蕾上嗡嗡嗡

每只蜜蜂衔着蜜

(发表于2001年2月中国作协《诗刊》。 2003年此组诗获江西省作协“谷雨文学奖”)

我悄悄去了你家乡……

我悄悄去了你家乡

没有惊动你眼里沉睡的

摇曳的水草

一泓碧潭般清澈的水波平静如镜

就像我爱了你那么多年

从未吐出那个字

你不知道远方有一位诗人

深藏的爱恋与他忧伤的眼神

你不知道,如鱼在河里

不知道被水拥抱

如鸟飞在天上,被空气包围不知道

你被我的相思拥抱

你不知道,浑然不觉

你不知道,有一颗太阳般的心

每天为你升起,让你没有雨天阴天

世界晴空万里……

或许你心照不宣,心领神会

不去碰那个字,是一枚地雷?

我躲避那个字,那张迷人笑靥

不越雷池一步,不打扰任何人

我悄悄地来到你的家乡

看看这青山绿水、善良的人们

看看古朴、精致的古街古巷……

这曾是我魂牵梦绕的神洁净土

这方水土养育我心仪已久的人

看看村头的稚童,他们的笑声

曾与你笑声栓在一起跳皮筋

他们的歌声与你的歌声混在一片云里

他们的笑脸红成枝头的枣子

裹在春风里,分不清你和他、她……

我悄悄地来到你的故乡,徘徊不已

恋恋难舍,像一朵欲言又止的云

我悄悄地远去,洒下一滴滴透明的雨

可溅湿你黎明的梦?敲醒你的窗?

胡刚毅简历

胡刚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散文家学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20世纪60年代生于井冈山。曾任井冈山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市社联主席等职。现在任吉安市作协顾问,兼庐陵文学院院长。

从事文学创作以来,在《诗刊》、《诗选刊》、《中国诗选》、《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星星诗刊》、《北京晚报》、《江西日报》等报刊和杂志发表诗歌、散文1200余篇。出版诗集《生命与大海》﹑散文集《巍巍井冈山》和诗集《每个人都是一棵走动的树》。多次在《诗刊》社、江西省文联举办的诗歌大奖赛中获奖,有诗作入选《中国诗歌精选》、《中国诗歌年选》及《中国诗歌白皮书》等年度三十多种选本。2003年获江西省文联最高奖第五届“谷雨文学奖”。2008年10月份获“中国2008年度散文年选”评比一等奖。2009年6月在《诗刊》的全国诗歌大赛中获得二等奖。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