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诗词歌赋] 诗歌报【会员佳作】:滚轮子、这里有阳光、烦了、全喜、等8人新作

2 已有 345 次阅读   2020-03-26 07:01

诗歌报【会员佳作】:滚轮子、这里有阳光、烦了、全喜、等8人新作 

2020.3.25-总247期

滚轮子3首

《》

我需要一瓶,孙杨的催化剂

和撒旦的左眼

让我突兀地出现在人群中

凡喊我名字的人

都是有胆量的人,有魄力的人,有奸雄心的人

我要制造一种病毒

让所有人浑身发痒

我要捏一个男人,又像女人

千古奢华,独领风骚,雌雄难辨

所有的姓氏要重建

所有的艺术要大胆

要有腥味,有恶臭,有不轨心

我是第一个被枪毙的人

也是第一个血液溅到外太空的人

更是第一个令孔夫子恨得牙发痒的人

不要跟我谈文明

也不要跟我谈规则

更不要谈没什么不可能

《》

在我眼中你们是安静的

但在另一个人眼中

你们可能是不安静的

我将所有秋风,全装在了自己的心里

最后发现它无所来无所而去

安静与不安静全是我自己的事

意像里起了大风,也是我推波助澜

我给你们人生,购置了几个精彩的情节

最后还是我悄悄把它收理

你们不用说话

已经在我这里几经云起云落了

《八点》

八点后看不到他

刚开始总若有所失

后来渐渐发现也没有什么

只是偶尔心思逃逸

到了某个地方

某个时间点

那种感觉又来了

就这样一次一次的恍惚

不知不觉

我们都老了

八点后出现了很多新的马甲

《焚香》

有人焚香

祭拜死去日子的灵魂

街区有滋滋声音和一阵阵白烟

每天都这样

早年,天空是荠菜的味道

奶奶踮着小脚

去老虎灶拎回两瓶开水

烧水师傅把剩余的水

泼在灶台上

也是这种茲兹声音和一阵白烟

奶奶就在这种烟里走了

老虎灶打烊之后

从门缝里还能看见暗红的火在烧

像现在的街灯

《平庸的日子》

她拨的电话是空号

服药之后,天空有

旧墙壁的味道

也像很深的走廊

然后睡了,身上有散的光在飞

你是忽然的,你带她

走进这部电影

有狐狸

远处是夕阳

和一阵宁静

《隔壁人家》

我经常

在一些完全相似的早上

看镜子里那个

充满智慧的大脑袋

偶尔也会忽然悲伤起来

镜子背后是什么我不知道

邻家那个女子

在沐浴吗

也许与我一样

在看自己

在猜测镜子这边的我

是个怎样的男人

浴室柜子里有老牌香皂

檀香的

流水也古老

咚咚咚咚就消失了

烦了2首

《平庸的日子》

前半夜床第欢爱

后半夜弹尽粮绝,现在我总是痴迷

彻夜读诗

似乎不易老去

《隔壁人家》

1

重叠的墙,围聚着床

人们被反锁在一条条街道上

和你隔着肚皮

2

亮出肚皮,如同亮出心志

隐藏的肚皮下有柔肠,在消亡,有肝胆

在腐烂

3

夜晚的黑在路灯周围聚集

街道的人们敲开了反锁的门

在寂静中耳鸣

4

那些志向,挂在墙上

那些墙重重叠叠,月亮

那么远,根本到不了

5

我们隔山隔水隔着空荡荡的时辰

我们拥挤着盈眶着浪费着破坏着

你还要我,怎样?

全喜2首

《母亲》

其实,没事我很少叫她

也不是完全怕她

承受不了

只是习惯了

后来

我把称呼看得很重

从不浪费

有一次

我站在太阳底下

使劲叫了一声

想想,这次用的是原声

在心里,还是叫的妈

哦,想起来了

用这个称谓叫是有过

那是我多年以前当兵出远门

往家的书信中

用了这第一人称

后面还特意加了两个字:大人

也不全是因为天气的原因,现在

我天天把母亲用一根绳子

串着,系身上

无论我走到哪,都会拿出来

看看,叫一声

母亲在那头,很祥和

我在这头

我叫一声她应答一声

叫的回多了,她像是把我当成

养大的一只八哥,很高兴

《深入浅出》

我说这个词也关乎生命

或者生命的第二程序

结构方式的并入

当生活领悟了过山车式的日子

你开始掰着这个词仔细看

命运红一块紫一块

最重时便是那道门外写着

莫入几个字:鬼门关

哈哈,也可能你已经笑不出

正在盘算着未来

许多与你合作过的人

奄奄一息的不多

爱人们还没有看到这一层

否则他们是不会同意你作

这样分析

那个哲学小本本,对,那个

别人一般不关注的小本本

慢慢得到人们重视

也就是以下五个字:为人民服务

社会已进入计算成本时代

庄晓明《波兰的忧郁(组诗)10首》

《波兰的忧郁》

在一首中国诗中

扎加耶夫斯基读到了一千年前的平静

读到了一只船篷上的雨声与时间

读到了诗人的虚妄与偶然

而我在扎加耶夫斯基的读诗中

读到的是波兰的忧郁

它雨声一般在时间中平静地渗透

没有一种地图或疆域

能够将之固定

(注:扎加耶夫斯基,波兰当代享有国际声誉的诗人,

写有诗作《一首中国诗》。)

《空寂》

休谟,时而神经质地奔出书房

直至握到朋友的球杆

才相信,还存在另一个世界

而我们,不停地捅着球杆

直至所有的球都滚进一个黑洞

只剩一张球桌的空寂

(注:休谟,英国怀疑主义哲学家。)

《哈欠》

许多闹剧,就这般收场了

许多闹剧,还没等到收场

我已掠了过去

现在,我打着哈欠

不知这哈欠与它们之间

有着如何的关联

《到达》

我一直在不懈地踏步

向着某个方位

其实,我哪儿也未能到达

只是把脚下的泥土夯实

我以为我是在登山

其实一直在微妙地下陷

感谢脚下夯实的泥土

为我隔绝了地狱的黑暗

《我与世界若即若离》

我与世界若即若离

游戏着走过世界边缘

我怀揣一面魔镜

世界在里面倒影,或变形

当最后的时刻来临

我将把这面魔镜

对准自己——看一块顽石

如何终于定型

《无题》

我向往世界上的一切

但它们并未逾出我心灵的边疆

我每到一处

并不是感到新鲜

而是一种荒凉

如今,我更多地坐在转转椅上

向自己的内部张望

折射的光线,暧昧的幽冥

无限的深处铺陈

渐入一种荒凉

《无题》

有一个电话号码,我不停地拨着

电话亭的那边,始终只有空荡的铃声

有一串脚步,被脱下的鞋栓在床沿

一觉醒来,已被一个黑衣人领走

有一行诗句,曾偶然将我袭击

又在某个夜晚,在另一张纸上燃烧

有一座小站,曾送我一段旅程

如今成一个普通逗号,消失在一本书里

《指南针》

S极——金钱

N极——权柄

无论磁场如何变幻

总是如此坚定

摸石过河,一路先锋

横扫芸芸众生

但它哪儿也不抵达

只是重复一个圆圈

《乳浊液》

不能相溶的两个世界

搅混成一体

静静搁置后

我还是我,你还是你

然而,因为不同的性质

你总是压在上层

直至我无法喘息

比如,皇帝,权贵,公仆,资产阶级……

《磁》

冰的世纪

并非终结

我们冰的磁场

仍在宇宙涡旋

无情地吞噬

一切飞翔者

一同坠入

冰的黑洞窒息

诗歌铺子5首

《盆栽君子兰》

正人君子

靠供养

美其名曰:

廉洁。

高尚。

《唢呐培训班》

小孙子爱上吹唢呐

虽然他爸妈极力反对

我还是给报了培训

弘扬国粹

得从小让他学会吹

《苔花》

我从它身边走过

斜阳照在它弱小的身上

依然开得那么纯真善良

它没有戴口罩。认为伤天害理的事

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真相》

这一次是口罩

主持了公道

该闭嘴的,要闭

不该闭嘴的

还是不能闭

《将鸟进行到底》

自从我知道一个大腐败分子

是一个小腐败分子的保护伞后

觉得将改革进行到底改成

将腐败进行到底不妥

最后我改成将鸟进行到底

子青悠然1首

《水在时间之下》

廊檐下风铃在风中。她立住自己,捧起细微的轻叩

山谷,小镇,古城,一座两座更多觞了的城池

也在风中。谛听近的、远的

怀抱细弱和深重连同掌心里的,投递并

慢慢消融运送的迳途

婆婆纳,黄地丁,酢浆草,它们一路

疯长。

而“爱和诗意是轻的”。苏递来唱词

她认领一份尚未表述完整的悲伤。

并为白色的,玫粉的,酡红的桃花不遮不拦而羞惭

目睹小区男人的不耐烦和暴跳

凌晨她记住小引文字中余则成的闷声语录——

活着,不需要理论。

她哑然

守着,或者未守。说,或者不说

“跳动的,引渡”——

天空沉沉,三月柳伸指苍茫。倒影继往水底贴了又贴

浮游的波纹,她的目光折断后

接续。紫荆从灰褐老树枝干内挤出粒粒血籽

密密紧挨

4.

无法遏止的生命。绿野地闪出捉狭的黑

茂长叶片挟裹它们的灵杰,透亮,和乌溜溜的惹

方方的原玉,色彩把阴郁切割成碎块

她不。

浓烈的扑面而来,再也不能匿藏掏空以后

甘草混合苦艾的充填

油菜花死了命的喧。祂多么诚实

再也不会瞒报惊蛰之后

5.

春夜寂冷。黑水塘裸露石头,布满绿苔的石头

叶子,乌色还没腐烂变形的叶子

无有玛丽·奥利弗描摹的火光

雨。她固执地拨弄它们

一只银色的pilot,她用了五年,笔锋始终清晰得很

她用它写信

某在有太阳的泥巴路上读。

她在临近黄昏的午后倾听女人讲述橡树林,小镇,石头城

那夜,她大叫了一声

满脸潮湿

6.

梦。灰色的

夜的校场完整受孕,雪月亮和隐约的诗行

她摁下那些飘忽

切近田埂上的一浅一深“别担心,我能搞得定”,

樱花林中的白和李花的白

花了她的水潭。她摁下要涌出的声响

双手合十

7.

逆光。她在午后的樟树下

烟青色石头,小径青条石或者大麻石——

童年的等并无太多改变

奢望,奢侈。一个人很任性

某注视,以为的

她坐进光里想会儿金,想会儿黑蓝

热爱狄金森,热爱思想者于人间天堂的播种,

也热爱温黄气息里那些孤独的漩涡密集

她丢开练习

香樟下,专注鸲鹆的踱步,啄食,振翅,降落

以及林间藏身。

8.

3月21,世界诗歌日。夜的雷声中,

她抄录“不是玫瑰,如花盛开”

紫色摇荡隔着海,她的薰衣草等在六月山谷

穿越。翼,乌黑的翼

门环翕动的铃音,许多叶片从那棵樱桃树上蓬勃

盯过好几下

滞留自己面对仲春的樱桃树

破土规划泊车位的建设中它经历过死亡的暴动

一对老夫妻挖开木槿之间的泥土

樱桃树根扎进,活下来

活着,生长。

9.

“一直在你身旁”,誓言或者天空的注目。

交给祂,交给土地的贫瘠和肥沃

阻挡,设计,不可预估的爱以及痛苦,而他与她欲罢不能

像啼血的杜鹃

现在,打苞了。有的已完整放开

“漫山遍野的烂漫”,他语调里所有未经意的想往

搅动时间水泊

李不白~6首

《侧光斜落》

我们还可以将末日锁在抽屉里

在午后投掷色子

阳光像温柔的海浪簇拥而来,把我推向梦中

花朵和春草都欢欣起来了

一座山或一片海无法和思念比重

又或者,那些轻微的尘

才是致命的,足以湮没无数个黄昏和黑夜

我也可以学着你的口吻,说

我不想你

星光或雨水跌落时,要藏起悲伤

去承认人间原有的辛辣,和爱的虚妄

《无所寄》

敏锐而直接的,是汽车马达的轰鸣

从一座城抵达另一座城

一路上,春天的肺部在不停地开出花朵

我没有打扰它们

它们也没有喊出我的名字

我是匆忙的过客,所以没有遇到三月的玫瑰

后视镜里是金黄色的晚霞

真的好美。这是你所不知道的事

《缘木求语》

强光照过来时,我需要戴上墨镜

车速120迈,就不必再快了

那许多一晃而过的事物,此生不可追

我们全力获取漫长的悲伤

然后停下来,喂自己一块果腹的萨琪玛

云下是广阔的城镇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

清风里淡淡地

飘过三月的一些鸟和几句梵唱

《我在诗中虚拟你》

小宠物也会装扮小兽的神态

露出锋利的爪牙

很多次,我为此暗自摇头

却不能从黄昏的一本书中找到一个词语

作为回馈时间的贡品

我接受一切渴望的侵袭

我的喉咙里时常有一个声音

可是说不出来,所以你完全可以认为

你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桃花讯》

某年某月某日,我可以这样写下

你不曾丢失过什么

天鹅绒般的童话,以及众生里摇曳的桃花

远足的僧人仍背负俗世之心

扫去微尘,留下的清芬是别人的

在书中观自在,不如偷尝人间的甜品

可是我的桃花不在信中

不在三月。只是

当他们说十里春风很美,我就想到了你

《想象枯竭》

想象大海的荒芜。我

就是荒芜的

我的空白,在空无一人的阳光里

春草正慢慢绿起来

像睡眠时久久不能平静的呼吸

有时自我陶醉

喜欢一个人的浪漫,如同我习惯于被蝴蝶遗忘

或者也可以更甜美一些

如果这是你的赐予

其实我已经接近于海滩上的石头

潮来时就淹没

潮退时裸露。浪花表面的喧嚣

不属于我们。那些喧嚣是神在亲吻

主 编 | 小鱼儿( 诗歌报网站 站长、主编 )

编 辑 | 无哲、低处的迷雾 、一衣、 千夜、那长安、柯默默、小鱼儿 等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