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诗词歌赋] 上帝悲悯 ,替人捡回一帘幽梦 | 纪哲诗四首

1 已有 40 次阅读   2020-10-18 12:19
上帝悲悯 ,替人捡回一帘幽梦 | 纪哲诗四首 

《玩纸牌的人》保罗·塞尚

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思·韦伯曾说,“灵魂不经过寂寞和清苦之火的锻打,完全炼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来”。一个人在精神层面的自我建构是内在化的成长和追求,想要有质的跨越和成果,必定经过千锤百炼的自我探索。

但作为“社会我”,我们又时常“迷失”在互相牵绊的社会关系中,因此友谊、亲情又常常是人们追忆过往的情感基础,尤其成为作家、艺术家创作的重要情感来源。

诗人纪哲的诗歌正是自我与情感结合的典范。他的诗擅长捕捉细微事物,时而朴素、时而铿锵,常常关注时事,又时而聚焦平凡,总能升华出令人共鸣的情感。

今日这四首诗,主题与“酒”有关。一味清茶、杯酒人生,春夏四季变换、一朝一夕过往,与友共饮的暗夜、叩问心灵的凌晨......一个人的生活与思考,全部在情感的顶端突然静止,凝聚在深沉的笔端。

致 友

周末喝酒了

喝麻了喝大了

半夜醒来

头痛眼红

有点儿后怕了

给你打电话了

给你打电话了

给你打电话了

说啥了说啥了说啥了

全忘了全忘了全忘了

也许你问过

和谁喝的咋喝成那

也许你训斥过

你都多大了多大了

那会儿就是要打电话

不为说些什么听些什么

说了也是废话

听了也是白搭

以后,你想接就接

不想接别接了

如果你不接

还会给谁打

《喝酒的男人》是莫迪里阿尼经典风格的绘画,这幅肖像主角是一个男人,桌上放着一个酒杯,他的脸却扭向一旁。并没有睁大双眼,而是在默默思索,仿佛有所心事。

书 法

小时候写大字

一笔一划

吃力,认真,辛苦

也总写不周正

但从未想过自责

长大后

干外人眼中写字的活儿

字体字迹其实不算什么

写稿讲究内容扎实思想深刻

后来有了电脑

后来手机上写字方便更多

眼中文字原本的模样

几乎被忽略

如今,兴之所至握起毛笔

像掂起老枪想扫上一梭

才发现,一笔一划

甚至一起一顿一收一提

都马虎不得

否则,写出来的

会让人轻笑

当又小心翼翼提笔时

耳畔哪儿来的一个声音,还挺大

轻笑就轻笑呗,算啥

许多事到后来不都一回事嘛

索性再本色涂写几笔吧

索性再随性横扫几梭吧

毕加索1903年完成的这幅《苦艾酒》是一幅自画像。画中人物表情阴郁、面庞冷峻,仿佛作者把当时所有的心境都寄托在了这泛蓝的冷色调上。

不知为何

城市的天一直阴着

心里的雾霾也蠢蠢欲动

难道太阳也老迈了

你也不再出现

一定是躲在一旁偷看

偷笑世上那些狼狈之人

不过,知道

你没有坏心

飘下来吧

白天的雨,夜里的月

或者一时的云

沏茶与君共饮

用宜兴紫砂壶,用建盏

还有经夏经秋

依然暖在春里的情分

突然忆起当初的稚嫩

愧悔是拔不出的一根针

每次追忆

都像是又摁了一摁

保罗·高更的《阿尔勒夜晚的咖啡馆》记录了老板娘的平行视角,透过桌上的水、糖、酒和主人若有所思的神态,仿佛与身后的热闹形成互不相干的平行世界,“孤独与热闹”在强烈的对比中显现。

那夜酒好

喝得平静

滔天巨浪收在壶口

瀑布不会发生

人生匆匆,古往今来

那一幕幕熟悉的身影和场景

如落叶随风

唯有丝丝缕缕人间牵弄

杯子和杯子

使劲儿触碰

是谁差点儿弄出豁牙和窟窿

又是谁似在军演又按兵不动

上帝悲悯

替人捡回一帘幽梦

文森特·梵高的《夜间咖啡馆》(1888),绿色、红色、黄色等明亮的色调,让寂寥无人的咖啡馆也变得没那么落寞,反而有种孤独的热情。

/ 本期音乐 /

今日推荐的音乐是来自电影《再次出发》的一首插曲《Lost Stars》(片中是由女主弹唱)。影片中,追逐音乐、感情与事业双双遇挫、年龄相差近十岁的男女主人公,在挫败很久的境遇下相遇,互相鼓励终于重新找到创作灵感和信心。女主多次弹唱的这首歌译作《迷失的星星》,就像今天的诗歌,蕴含许多感慨,却又没有压抑和忿满,仿佛创作者历经艰辛又慢慢愈合的心境。

来源 |郑州观察记者供稿、河南日报客户端

编辑|吴仲怡

声明 | 本公号原创文章谢绝媒体转载。如经授权转载,请于文章开头注明“来源:河南日报郑州观察(ID:hnrbzzgc)”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