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名人轶事] 印度诗圣泰戈尔,3死1痴等,悲剧性的旷世爱情

1 已有 95 次阅读   2020-10-29 10:50
印度诗圣泰戈尔,3死1痴等,悲剧性的旷世爱情 

前记

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1861年5月7日出生于印度的一个贵族家庭,13岁即开始诗歌创作。1878年赴英国留学,1880年回国专门从事文学活动,1913年,他以《吉檀迦利》成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亚洲人。

他是中国读者最喜欢的外国诗人之一,曾三次来华访问,并与徐志摩,梁启超,梅兰芳等艺术大师结下了深厚友谊。访华期间,徐志摩与林徽因,担任随同翻译。

泰戈尔十分赏识徐志摩的才华,三次访华,两次为了徐志摩,并给他取了一个印度名字叫“素思玛”,徐志摩则称呼他“老戈爹”。古稀之年的泰戈尔探望徐志摩与陆小曼夫妇时,曾戏称他们是自己的儿子与儿媳妇。

泰戈尔的浪漫情诗深深触动了一代代痴男怨女的心,而文如其人,唯有情感丰富者,才能写出那么多深刻而优美的爱情绝唱。即使到了当代,在中国,他的诗集在国外诗歌分类栏目,销量仍是第一名。

1:懵懂而绝望的初恋

1878年,泰戈尔准备留学英国,出国之前需要学习英语和英国风俗,因此他来到孟买,经兄长介绍住进一位医生家里,而医生的女儿安娜(在英国长大,和泰戈尔年龄相仿)则成了泰戈尔的英语老师。安娜被泰戈尔的才华倾倒,而泰戈尔则被她的美丽和善良吸引,两人也因此播下了爱情的种子。

但,这粒种子并未发芽。因为要去英国,泰戈尔犹豫了,他没有跟安娜表白。泰戈尔去英国不久,安娜就被家族逼迫,嫁给了一个比她大20多岁的男人。安娜并不爱他,她喜欢的人是泰戈尔,并因此得了忧郁症,不到一年就在绝望中死去。

从此,安娜成了泰戈尔一生挥之不去的痛,并写下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这首千古绝唱。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却装作毫不在意。

所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相互瞭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星星没有交汇的轨迹,

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飞鸟与鱼的距离,

一个翱翔天际,一个却深潜海底。

1880年的某一天,他来到安娜墓前,将深深的忏悔告慰那个爱她的灵魂:“当世界的万物消失不见了,你却完全重生在我的忧愁里。我觉得我的生命完成了,男人与女人对于我永远成了一体。”

2:不幸而悲伤的婚姻

22岁,泰戈尔由家庭包办,和一个叫帕兹达列妮的姑娘结婚了。而此时,帕兹达列妮只有11岁。她出生在传统家庭,只念过一年的书,几乎是个文盲。后来,泰戈尔为帕兹达列妮改名为默勒纳莉妮,因为她在思念安娜。

默勒纳莉妮并不漂亮,也没有多少文化,但她从一开始就把丈夫的崇高理想当成自己的追求。她爱泰戈尔,爱他的诗歌,梦想和一切。于是她开始学习,经过努力,她不仅掌握了孟加拉语,同时学会了英语和梵语。

她还用孟加拉语改写了梵语的简易读本《罗摩衍那》。而且,她还登台演出了泰戈尔的戏剧《国王和王后》。泰戈尔发现,他的妻子身上拥有安娜的影子。所以开始给她写诗,进而生活上,情感上都对妻子产生了依赖。也许是苍天的嫉妒,就这样幸福地生活了20年,默勒纳莉妮因病去世。于是,产生了这首名诗作。

我以数不清的方式爱你

我的痴心永远为你编织歌之花环

亲爱的,接受我的奉献

世世代代以各种方式挂在你的胸前

我听过的许多古老爱情的故事

充满聚首的欢乐和离别的悲郁

纵观无始的往昔

我看见你像永世难忘的北斗

穿透岁月的黑暗

姗姗来到我的面前

从洪荒时代的心源出发

你我泛舟顺流而下

你我在亿万爱侣中间嬉戏

分离时辛酸的眼泪和团圆时甜蜜的羞涩里

古老的爱情孕育了新意

陈腐的爱情而今化为你脚下的灰尘

一切心灵的爱欲、悲喜

一切爱情传说,历史诗人写的恋歌歌词

全部融合在你我新型的爱情里

在妻子患病期间,泰戈尔整天守在妻子身边,拒绝任何雇佣。那时还没有电扇,泰戈尔就一直坐在妻子床边,为她摇扇子。

妻子死后,泰戈尔通宵达旦地在阳台上踱来踱去,谁也不见。

3:不是亲情,是爱情

除了父亲,对泰戈尔影响最大的家人则是五哥乔蒂和五嫂卡丹巴丽。五哥是他思想的引路人,而五嫂则是他情感的开启者。

泰戈尔的五哥乔蒂是一位激情澎湃的音乐家、诗人。他对泰戈尔支持和影响很大。而他的妻子卡丹巴丽,则是一位丰姿绰约、优雅宽厚的女性。她在泰戈尔身上倾注了深深的爱,给他布置出一个精美优雅的环境。两人之间有一种罗曼蒂克的眷恋。

印度当时盛行童婚,卡丹巴丽嫁给乔蒂的时候只有10岁,比乔蒂小10多岁,比泰戈尔大2岁。她自然能够与泰戈尔玩得来,他们常在屋顶的凉台上作游戏。14岁,泰戈尔母亲去世了。失去了母爱,五嫂则成了他情感的寄托。卡丹巴丽也喜爱文学,他们很容易找到共同语言。这一时期泰戈尔写了很多诗,模仿痕迹很浓,而诗中的女神无疑就是指卡丹巴丽。卡丹巴丽在泰家的16年,正是泰戈尔从少年到青年的成长期。他们不仅有亲情,也有友情,还有强烈的柏拉图式的依恋。

泰戈尔结婚后的4个月,卡丹巴丽自杀身亡。时年26岁。

五嫂的死对他的打击非常大,正如他自己后来所说:“在24岁那年,我和死神的相识历久难忘。”而这首短诗,则融进了他无数的泪水。

不要不辞而别,我爱。

我看望了一夜,现在我脸上睡意重重。

只恐我在睡中把你丢失了。

不要不辞而别,我爱。

我惊起伸出双手去摸触你,

我问自己说:“这是一个梦么?”

但愿我能用我的心系住你的双足,紧抱在胸前!

不要不辞而别,我爱。

那几年,泰戈尔的个人生活屡受打击。1902年妻子逝世,1年后小女儿夭折。父亲1905年去世,2年后小儿子死于霍乱。或许正是因为这些不了的情缘,泰戈尔一生的作品既浸透着“菩萨低眉”的慈悲,也有“金刚怒目”对理想社会的向往。晚年,泰戈尔在回忆录里有这样的表述:“自然之美在我的泪眼前呈现出更加深刻的意义。卡丹巴丽的离去将我推到必要的距离,从整体上来看诗歌、人生和世界。”

4:17年,柏拉图式的,痛苦而美好的异国旷世情

1913年,泰戈尔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是世界最高级别的文学奖。1914年,法国作家安德烈.纪德在巴黎出版了法文版《吉檀迦利》,这使24岁的阿根廷女作家奥坎波,有机会接触泰戈尔的代表作。当时,她婚姻遭遇挫折,心绪迷茫。捧着《吉檀迦利》,奥坎波的心被征服了。恰如诗人所云:“那时,我还没有为你的到来做好准备,我的国王;你就像一个平凡的陌生人,不请自来,主动地进到了我的心房。从此,在我生命流逝的无数时光里,盖上了你永恒的印记。”

10年后,泰戈尔抵达阿根廷。由于长途颠簸和水土不服,泰戈尔病了,需要静养。这对34岁的奥坎波而言,无疑是亲近心中偶像的天赐良机。她租下了普拉特河畔的桑伊斯德罗别墅,让泰戈尔入住。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泰戈尔和奥坎波这对忘年交的感情迅速升温。泰戈尔病愈后本想离开,但禁不住奥坎波的热情挽留又住了一段时间。为此,奥坎波还变卖了一颗宝石以作别墅的租金。

1925年1月3日,泰戈尔挥别奥坎波,乘船离开了阿根廷。奥坎波把泰戈尔在别墅坐过的扶手椅赠送给他,后者把这件礼物带回印度,并始终不离不弃,直至人生终点。请细读泰戈尔的这首诗歌吧:

假如我今生无缘遇到你,

就让我永远感到恨不相逢

让我念念不忘,

让我在醒时梦中

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当我的日子在世界的闹市中度过,

我的双手捧着每日的赢利的时候,

让我永远觉得我是一无所获——

让我念念不忘,

让我在醒时梦中

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当我坐在路边疲乏喘息,

当我在尘土中铺设卧具,

让我永远记着前面还有悠悠的长路

让我念念不忘,

让我在醒时梦中

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当我的屋子装饰好了、

萧笛吹起、欢笑声喧的时候,

让我永远觉得我还没有请你光临

让我念念不忘,

让我在醒时梦中

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分开后,他们之间经常通信,1930年,奥坎波来到巴黎,帮助泰戈尔举办个人画展。此后,两人再也没有见面。

一个在亚洲,一个在南美,一辈子只遇见两次,年龄相差29岁。

最终,奥坎波与泰戈尔演绎了一场痛苦而深厚的柏拉图式的跨国爱情。

这场爱情,慰藉了他17年的孤独岁月——

直到人生的谢幕。

最后,请允许我用泰戈尔的一首名诗作为终结。

我听见回声,来自山谷和心间

以寂寞的镰刀收割空旷的灵魂

不断地重复决绝,又重复幸福

终有绿洲摇曳在沙漠

我相信自己

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

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

乐此不疲

我听见音乐,来自月光和胴体

辅极端的诱饵捕获飘渺的唯美

一生充盈着激烈,又充盈着纯然

总有回忆贯穿于世间

我相信自己

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

不盛不乱,姿态如烟

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

玄之又玄

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

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

如同一阵凄微的风

穿过我失血的静脉

驻守岁月的信念

我相信一切能够听见

甚至预见离散,遇见另一个自己

而有些瞬间无法把握

任凭东走西顾,逝去的必然不返

请看我头置簪花,

一路走来一路盛开

频频遗漏一些,

又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

般若波罗蜜,一声一声

生如夏花,死如秋叶

还在乎拥有什么

(本文部分资料,诗歌来源于网络收集。感谢热爱诗歌的每个人)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