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诗词歌赋] 【专栏诗人】《现代诗选登》(十首)组稿/娄勇(河北)

5 已有 114 次阅读   2020-11-21 22:47
【专栏诗人】《现代诗选登》(十首)组稿/娄勇(河北) 

总第(3595)期 |总编:觉斓|主编:铁骑

原创诗歌|配图: 网络

‖ 王汉中(河北)骆驼(河北)马英(辽宁)夏振胜(河北)千江月(河北)明月清风(河北)王国庆(河北)李振全(河北) 望海(河北)刘宝祥(河北)

.

‖故 乡

文/王汉中(河北)

.

我不敢想象

当我老了

佝偻成一只狗的模样

仍然 仍然望着

故乡

.

娘不嫌儿丑

狗不嫌家贫

即使偷吃了别人的东西

也会跑回来

守望

.

长空一声雁叫

地上一声犬吠

是我对故乡

最后的奢望……

.

‖日子之.那时候

文/骆驼(河北)

.

那时候,到了西环

城市的影子就模糊了

.

到西环去,可以走新华桥

也可以走解放桥。那时候,运河水

是满的,相比今天的车流

那时候的运河,水流那么温馨

.

当然,去西环还可以走南环桥北环桥

那时的南环桥上,经常有

漫步的水鸭、山羊和牛鸣;那时的北环桥上

会有昂首挺胸的马车,哒哒者骄傲的自信

.

那时候,运河水已经载不动想飞的翅膀

只有沿着新华路向东,一直走到路的尽头

几个大字写着:沧州火车站。那里是外面世界的接口

能够去到可以做梦、也可以梦想成真的地方

.

那时候,是1978年。就在那里

随着一声汽笛的鸣叫,我懵懂的16岁,有了方向

.

‖思念

文/马英(辽宁)

.

多年之后我们更加思念夜晚

讨论诗歌和哲学的夜晚

不变的街巷,咖啡的浓香

使花朵变得妖尧

空旷的地方,洒满月光

.

冬天里一段水墨雪的音乐

正在经过你的梦

我的寂寞

.

敞开的房门,孤独的心

脆弱,安静,清晰

和比喻

以及最后的墓地

.

记忆之城啊

再次剩下哀伤的歌词

‖老屋

文/夏振胜(河北)

.

秋意渐浓

南飞的雁群伸长了脖颈

把思念拉向更远方

.

竹影婆娑

几杯月色难以出逃

.

秋虫欢唱

一首首旧曲再次焕发青春

.

老屋外的一小只柴犬竖起耳朵

我走过去抚摸它的额头

告诉它不会有恶人入梦

.

凌晨刚到

我在朋友圈祝福祖国第七十一个华诞

.

‖入冬

文/千江月(河北)

.

越来越习惯清静与原谅

假装看不到世事的真相

秋风吹起别离的笙箫

将枫红藏于心脏

在夕阳的余晖里念着经文

.

收拢翅膀

在枝头练习平衡术

不关心风声 鸟鸣

以禅的方式迁徙嵌入骨髓的寒冷

在整个冬天 提炼暗香

.

‖故乡的冬季

文/明月清风(河北)

.

努力回忆着故乡的冬季

在宣纸上

一笔一笔勾勒她的神奇

.

时常有东北风肆无忌惮

光秃秃的树尖举着月亮

太阳被吹得一高再高

落叶舞姿翩翩

庭院一扫零乱

.

红日已升至树梢

西空的月影却依稀可见

南来的风东去的水

一改往日的妆颜

.

轻一笔别离

重一笔记忆

高远的天空如浩瀚的海洋

碧蓝连着碧蓝

越来越多的事物选择别过

怀揣雪花隐身成冬的过客

.

彩墨的颜色对应故乡此时格调

那一张张脸熟悉而又陌生

配上不同的表情

墙角处竟显残留绿色、花红

令人吃惊

众目睽睽之下

温文而雅

.

铁轨延伸处骤鸣的笛声

穿透沉睡的田野

阻断回忆的情结

把落叶葬埋于热土

期待绿色复苏

所有景色终将被渐渐覆盖

来自一场洁白

.

‖叶子

文/王国庆(河北)

.

我喜欢你

因为你像一只手掌

骨骼中紧紧的抓住了生命

从稚嫩的幼芽

到婆婆的秀发

从碧绿的妆颜

到老态龙钟的枯黄

此时你被季节的风撕的粉碎

将会离开了妈妈

划过晚秋的夕阳

埋于脚下

.

不要用浓艳的墨笔

涂画你的身影

一片叶子

曾经托着阳光行走

风雨中摇摆着母亲的裙纱

.

你也许

不知道什么是感恩

看一看脚下的落叶吧!

让五彩缤纷的孩子回家

‖悔不当初

文/李振全(河北)

.

到了沉淀的年龄

思想多了盐分

骨头依然坚硬 却时常抽筋

需要补钙

无所事事 多了凝眸与回忆

.

回忆是多么痛苦的事啊

诸多悔恨 愧疚 魂牵梦绕

万箭穿心

.

来生 我愿做一只麻雀

只捉虫 不盗一麦一米

不在人前乱叫

无聊了 和稻草人嬉戏

.

‖冬雨

文/望海(河北)

.

冬雨,孕着逼人寒气

秋溃败,美已收敛

仅此一次抽打

色彩将零落成泥

.

一种怪怪的感觉

冬来,雪无迹

鬼天,依然淫雨横飞

那,春天应是怎个模样

.

自然界规律,无常诡异

老旧黄历,总被时下击个粉碎

太阳从西边出来吗

留下一个未有答案的谜底

.

‖初冬的雨

文/刘宝祥(河北)

.

初冬,雾霾卷土重来

藏起了太阳,藏起了月亮

也藏起了乌云

叶子挤干最后一滴眼泪

以醉美的舞姿渐次谢幕

小草安顿好孩子,垂首期盼

.

终于,冲破重重迷障的细雨

滴在手上,滴在脸上,也滴在心上

起初,还有一丝丝暖意

难道是对秋的缠绵,抑或是眷恋

貌似漫不经心,却也重情重义

.

走过初冬的巷道

冬雨,便是一首从婉约到粗犷的歌

从潮湿的心到圣洁的爱

也许,只有一步之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