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诗词歌赋] 诗歌报周刊【会员佳作】秀春、黎落、这里有阳光、荆无涯 等8人新作

1 已有 46 次阅读   2021-01-13 19:42
诗歌报周刊【会员佳作】秀春、黎落、这里有阳光、荆无涯 等8人新作 

詩歌報週刊 | 290期 出刊时间:2021年1月13日

秀春10首

《海洋》

当你不能完整的

说出蔚蓝之词,这是否在证明

你就是需要它。

星空下的安魂曲

使我的灵魂澎湃激情高昂

我不再是

我的逆转

我所能知的

是当蔚蓝倒立在

白色月光下

它正在轻抚

你,孤独的前奏———

《躲避的爱》

我可以感受——时间

精准无误的刻在某个地方

是我的身体,脊柱侧弯的地方

在长年待过的外地中

我认不得有多少只麻雀

飞到过我眼前

但没有停留,也没有落脚

它们是我的信使

去过许多地方

没有带来我想要的消息…

树叶就像一封封信

落入泥土

手。只懂得微微的

颤抖

如果有人要打开

这尘世旋转的暗门

那他将面对所有的挑战

以不倒之身应对

不服来战的可能

《星空》

在黑夜笼罩的一刻;之前

我从工业园出来

回家

骑上单车

烦恼就像孤独的孩子

奔跑在车流中

我是那么的,享受

一种无家可归的滋味

在群星闪烁时

我摸着黑。据说只有黑暗

能够容纳或接引

黑暗的旨意

我得以庇佑

从下往上走

就像出门时

从上往下走

一样安全的

去往目的地

《阳光的期盼》

一定会有人对它说;你看那茂密的树林

无助的风一直围绕不肯离去

说那是星星点点包围在这里

我们得以脱困。

精致的生活,有时就像花树

对于泥土。它们保持缄默

我们看到,就像睡梦时

你的脸在笑

泛发着金黄色的光泽

在放大瞳孔的落日

寻求隐身的树枝

后来,我们恶语相向

在一度平稳的生活中

忍住各自的暴虐

向懵懂的人或事物找寻安慰

但没人理解

一个人掉进深渊,无数的雪花

会迎头飞来

《轮回》

星夜永恒

原有的寂静

这一天

我们相互依偎

又匆忙离去

仿佛所有一切

都像风来时的样子

飞机在天上行走

我们沉浮于水中

父亲的生日

潦草的内心

审视就此变现

我跪拜

黑暗中绝处逢生的心

每个陌生人都像

满天神佛

一千只手,一千只眼

所以,我经常听到

什么声音——才是

砰 的一声

仿佛击中了我

而没有

让我下地狱

《纯真》

我的涉世未深

曾经有不被人轻易察觉的危险

现在是什么使我逃离人群

无关别的

如同行尸走肉的时间

幽怨看着我的....…是整个夜晚

都不能用一树暴风,替代我

胸前寒冷的胸针

如果在天亮之前,

握紧我的钨丝,再温暖一点就好了

我会把冰凉的小手插进口袋里

重温冰,剥离水的吱嘎声

我只是很喜欢

那种轻快的体验罢了

就像星辰对视着星辰,淡淡的眼睑

只是天空,还是那片天空

荆棘中的野菊,还是那朵野菊

腊月中的梅花,依旧是梅树上的那朵梅花

当孩子们的舞蹈

离开他们越来越远

我从他们的眼中,看冰

流下了梅花的泪

《从头再来》

回到十一年前

我会继续读书

继续放牛捡破烂

继续在学校里插浑打科

白天不吃饭,晚上不睡觉

因为那时的我爱动爱叫

我爱在空旷的地方撒着欢儿

当我扛着锄头唱着歌儿

弯腰拔着草,田地间

仿佛地里的青蛙

都是为了陪伴我

我太爱那时候了

如果可以从来一段时光

我一定会憋着气

不长大,不回家,不学会游泳扎猛子

也不从桑树上跳下来拍拍屁股走人

但如果有人临近晌午

喊我,去她家吃饭

那我一定会去的。

如果从那以后,

对我好的人,我都来不及对她好

我一定会在她的坟前

说说心里话,给她扫墓

或者在清明陪陪她

《心》

无尽的蓝色

无尽的冰霜

花的海洋美轮美奂

它那么洁白,耀眼

我从它的身旁走过

就像欠缺了一点什么

面对这个世界——

在怼无可怼之处

为何皆是荒凉

《酒生》

凉薄,存在的意义滑入喉头

冷漠,胸腔的火焰向恨蔓延

麻木,有无数撕裂空气的手

漫天的雪花

抚摸了孩子们的脸

他们叫着“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他们叫着“妈妈妈妈妈妈妈妈”

如果不是

飞鸟掠过城池

有谁知道

随云而来的人

携带着他们的

迪迦奥特曼

《漫长之日》

我追逐,时至今日的阳光

寿命悠长的阳光

从水里打捞上来的黄金,分给信众与亡徒

上帝的命令与使命;你不能回家

你闪着光,黑夜就要把你吃掉了

这里是公园,临时工人的聚集处

他们趁天黑之前

赶来这里占据落脚点

我在夜里看到他们。

伸长脖子,冒烟的街道

蚕食案板上的卤肉

青菜,木耳,黄瓜,千张,夜的

凉皮张张

它们是夜晚的配角

它们跳舞,它们在跳….....

跳我,跳你,跳他

他们在品尝自己的美食

从不知名的地方

我涌入人群

我曾和他们一起生活

我忘了我是个临时工

我和他们一起猜拳喝酒

我是其中之一

喝醉了,鬼才知道

没有人会知道的,真的,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里的清晨

清晨,有雾蒙蒙的坟头

有青烟缭绕,有远处沙丘

车马行人,在缓缓

在广州——

我无法证明阳光不在场

就像细雨无法证明水在水里

我喝醉了,

我趴在桌子底下

善良的人,请你

拉猪一把,谢谢!

黎落9首

《雪事》

雪之事以开放为重

兼具跳跃。奔跑。使肉体点灯

通过照彻找回前身

一个女人也可以做到这点

她洗澡。以开满鲜花的形式重新认知世界

水花越大,越深刻

玫瑰的白是另一种雪

悬瀑在枝头。你遭遇一个临空飞翔的人

那种自由,使你获得部分高潮

雪越大,面对的倾述越真

当雪无边无际,其实是一颗悬胆

在对你说:我爱你。

《这一天》

相当于任何一天

它没有意义——

如果你要一个充分的理由

我说:

我还活着。你也一样

地球没有毁灭,任何多余的论述

都没有这个有意义。

《母马》

“一个人在生下母马后照了照镜子”———

这当然是悖论。

那个女孩当然会负重前行

同她母亲一样。事情就是这样:

你不可能替一条河改道,但可以

虚设人物。章节

情感必须牢靠。

比喻不是不可以,前提是

那个女人像一匹马,或者

就是一匹马。你在自己的子宫里孕育了它

再给予它你的身体,你们通过怀孕这件事

成为同一个人。这样一说

你就明白

我在这首诗中有多重人格

无需照镜子

我也必将是一匹马。一匹母马。

《爱情赶不上一枚鸡蛋》

过度的指责对我无用。它是有效的

浪费。你看着办吧

怎么说明呢——-

我买一只鸡蛋,贩子却给我一只整鸡

你不要笑话我。这是真的

就在上个星期六,上帝睡着的时候

我因为原罪哭了-----

一个肥胖的乡下女人

额头又没有闪光。她坐在泥泞中号啕大哭。想要一只鸡蛋

众人走去走来。只有一个僧侣送我一只鸡

它是阳物,刚把太阳叫醒,它在我手里

热呼呼的。

爱情赶不上一枚鸡蛋,这是有道理的

《芦苇芦苇》

又一次写芦苇。第一次是

二十年前。现在,我还是一个少年

池塘边牵女孩手

冒失地接吻,小鹿般乱颤

像诗歌走到尾音部分

要么锁紧,要么提拉。我选择的方式是:摘芦苇

啊,轻盈的芦苇使水面荡漾

我爱的人,你也使我荡漾

《春天》

消费春天真可耻

就像一位叫淳本的女子。我在朋友圈爱上她

你要认为这首诗是写给她的,也行吧

春天长长的。阳光又暖

棉花在棉田里,诗在诗歌里

细小的幸福真的可以被描述

做一个淫乱的人真好。此生缠绵

春天就该放荡,如果你不懂这一点

不配做一个君子

《一晚上七次》

呸。我说的是一晚上写下七首诗而

不是一夜七次郎。

真相大而无当,一个纯粹的人

更容易看清一件事:

他在漆黑的世界渴望光亮

他等一个前朝妇人

他被汽笛声远远抛弃

他是留在今生唯一爱我的人

每当我写出一个好句子

他都会现身

《斑马》

是时候证明精神的存在

为更多隐喻----

一匹温良的马

会在谁的屋顶漫步?

和雨水一起

倾听李斯特的《送葬曲》

又是谁的浪漫主义?爱黄昏

草原投下的暗影。爱人间无序

披着光点的黑男子

只想逃到一粒豌豆荚里

《沉默》

“啪嗒。一根树枝折断了,雪出现”。

“啪嗒,雪掉下来,一根树枝和雪出现”。

我曾把爱比作雪或松枝

这是不可信赖的。我在雪上写诗

时而又抬头,天地以苍茫馈我

这是明确的。

这里有阳光2首

《荒芜之年》

2020年没有伙伴

我时常看着门槛,希望有人跨过来说:

“嗨,我来接你,咱回家吧”

声音带着浓郁的土话和呛人的烟草味

我希望和他一起离开这冰冷的早晨

我患上了百年孤独,南太平洋空荡荡的

偶尔有些风

朝你的方向

努力飞行

《末之夜》

理发店摆着各种布偶

它们的发型是一些幻想

我看见一个母亲

对理发的孩子

讲了许多话

我猜她在读一首诗

是我写的

理发师的剪子咔嚓咔嚓

2020年就没有了

她继续讲

那些布偶好像换了一种姿势

荆无涯3首

《剧本》

章鱼和冰寂的弯月

某种联系存在

一万个谣言蜿蜒着缠绕

内心和温度

剧情需要,你从白色的肺部逼出

气泡

灯火悬浮仿若弃子

一个人捕捉到魔幻的口哨

它在变声

一扇门内的黑夜

有人在进入

乌鸦带着喘息逃了出来

《采药的人》

山色嫣然

峭壁倾斜出一个多愁善感的病人

她的影子轻于薄雾

云深处传来木鱼

划水的声响

空寂瞬间掩埋了

梅的咳嗽

她抬头,望见一只鸟

往南飞

采药的人去了那个方向

《我说一下2021年》

白天耀眼,黑夜在风中竖起衣领

霓虹。冷光。隔着一层雾

烟火停顿,每一天都在出逃

祝福开始透明

影子在玻璃中模糊,灯火不断叠加

车声失去了远方

走在归途人,倾听花语——

“风吹落了盐粒

我们在黄昏抓住”

这是一个预言,城市像童话书里的小木屋

翻过一页,梦就醒来

竹丫头2首

《剧本》

黄昏后

成群的黑不停赶来

这些无用之物不象煤

能燃起火

它们只能让雪下得更象雪

让风手持利刃

行于野

密谋者有了遮蔽身份的鸭舌帽

黑猫一样诡异

我想看到这样的结局

晚归人两眼蓄满灯光和炉火

这生活原生的暖意

让他用一件大衣包容了风

并消解掉黑

他持着唯自己可见的火把

加快步伐

回家

《我说一下2021》

夜启动了密集的黑

却遮不住雪

雪赶往荒野一路留下哭声

一团团得白

这样的日子还没过去

我却想说2021

2021我们要像石匠那样

举起钎锤和榔头

撬动一块石头

或其它什么东西

在它们身上刻上一道

或深或浅的

印记

滚轮子2首

《俯瞰》

从九千米高空往下看

颜色是一样的

不管冬天,秋天,夏天,春天

你只能看到一片蔚蓝

它们是那么均匀

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过往而改变

也不会增加任何多余成分

在这里

无止的申诉永远无法抵达

一个人永远高不过海洋

所有美的,好的,可留恋可遗忘

请忘记它们

请忘记离白云愈远的事物

《远处的人》

在春天来临之际

我的祝福并不会被太多人看到

因为他们还在狂欢之中

我的忧愁并不会让,任意一朵花儿失去颜色

即使我将全部勇气,化为蜂蜜

它们也比我的一生娇艳

我的祝福只能在故事中任意跌宕

所有美好,在零风中顾自纷飞

即使我有十个春天,无数金秋

人世间还有第七种颜色

它将首先被一名小孩看到

钱松子2首

《剧本》

河面像打结的舌头,

早晨漫长得可以让榆树免于偏执,

即便走错了,

我还有候选的角度和阴影。

“一屋子的包裹

正等着打开。”如肺腑之言,

许多过渡的成分

全靠抬头仰望,如果我足够的悲观,

雾就是被收纳起来的

自卑恢复原状。

我整日思考的物是人非,

充其量,就是盆景的那些枝叶

停留在叙事层面,

不令人反感,亦不亲近。

《采药人》

下午有两种青春,

通俗易懂的在形成果实的人群中,

“如文字落入深渊。”

阳光正好,

雪在车子滑下坡道时,

得到它保持原地不动的遗址。

顾念10首

《秋天说起一棵白桦》

秋天,我的歌谣铺满林地

我的孩子,上个月

或者前几年,就长大了

他牵着我的手

我们行走,我们感觉季节变换

在清晨的露水里眯眼

晨曦淌下来

朝阳也淌下来

我松开手,看他向前走

看他身上有光

看高远的天空没有极限

在他身后眺望远方

白桦在河流对岸摇摆

树叶,哗哗作响

《逝水》

这些日子,我过的挺安然

晚上倦了就睡了

也不曾看什么书,也不曾想

时光的意义。理想或者

急躁忙乱的生活

在脑里过了一遍就也忘了

有时在窗前看看

远处暮色笼罩的秦岭山脉

飞鸟时有惊起

而眼前是渭水,芦苇在风里摇动

月亮在水面荡漾着 与你聊起

理想主义者总是渴望独居

却不容易实现,我们

常常感觉美好,但有时也消沉

一生多么短暂可能

唯一的亮色就是爱了

更多时候我们其实

不说话,看着渭水向东流去

看着我们的中年

一寸一寸拔节的梦想成长

看着漆黑的夜空里满天都是星星

你的面孔若隐若现

突然爱上山水衔接的腰身 (组诗4首)

1、《异乡词》

我的眼睛跌落到梦里。

念及一座山,于时光里带来本质的眷恋,

但雨水是真实的。

黑夜潮水一样涌上来,连同孤独,

异乡人有满月的翅膀。七月,大水淹没城市,

在南国的街头,

雨水落在我的雨伞上,狂暴使我窒息。

2、《逃》

多年来我不曾回乡,

多年来我客居南方的城。

异乡人的疲倦无以言喻。一只落单的白鹭,

触及某个词,

触及自己凌乱的翼羽,之后是钝化的鸟喙,

它多么无辜。

它多么希望,

故乡的山衔接山城的雨水,喧嚣或是安静。

3、《光阴》

站在时间的下游,

到处都是石头,缝隙里也许还残留着我忧郁的脸。

一匹小马突然出现。

一片江水散落为千万朵浪花,遗漏的水滴有玻璃碎片的锋芒,

割裂旧时的光阴。

4、《突然爱上山水衔接的腰身》

突然忆起翻山越岭的少年。秦岭与村庄,

凌晨三点。

我在山城的雨水里醒着。

这临水的城市,习惯落下大雨。

如果我的目光再次蔓延至故地,

如果故地的山再次衔接起此时的雨水。

我来不及说出怀念,

街角的三角梅就迅速地开出了花朵。

《幻灭,或尽头》

引言:在现今这个世上生活是多么艰苦的一件事。(宫崎骏)

某个晚上,我戴着耳机

靠在床头睡着了

膝盖上的笔记本,正流淌着一部

关于情怀的电影。我睡的

很轻,在不停的做梦

钢铁的战车,激光炮进攻

飞鸟突兀的出现

挡风玻璃起雾

视距之外都是鲜红

这一切在白纸上衍生

孩子说,所有的

思想都停留在纸面上

这些上帝视角里的,纯粹的审判

非黑即白

非生则死

是一场天真的童话吗?拉普达

在未知中往复穿梭

不能停止。这应该是一种

生活的可能性,如此纯粹,天真

就像此刻的我闭着眼睛

假装不曾醒来,黎明早就到来了

而我不知道

《远方的雨水》

爱撒野的小孩子,在凌晨挥舞着湿漉漉的诗歌

越过黑暗

那么多的影子都在躁动,那么多的爱意

轻薄的像此夜的月光

一趟列车带着雨水

从远方开过来了,它轻轻地越过城池

这时候我有一些小小的感动

雨水那么动荡,但我不说

《别来无恙》

夜里的时候无话可说。

江水流过都是叹息,它们在消散之前,

把旧事变冷。

风到处都是,

绿皮火车咔咔开过去,南方的城市摇摆不定,

随时有坠落的危险。

《衡芜》

那么美好的江山,现在一点声响都没有

那么青翠的植物

一直在变换形态,但它从来就是美的

一个人在夜里面孔模糊。一个人在对岸

群山与河流有小小的距离

黑是有边际的,现在我避开湍急的河流

还有那么大的风雨

哗哗的雨水里,看她赤足经过暮色的山谷

现在我不能呼吸

主 编 | 小鱼儿( 诗歌报网站 站长、主编 )

编 辑 | 无哲、低处的迷雾 、一衣、 千夜、那长安、柯默默、小鱼儿 等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