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艺论·研究] 元好问《论诗三十首》08,论功若准平吴例,合着黄金铸子昂

2 已有 28 次阅读   2022-11-24 12:41
 元好问《论诗三十首》08,论功若准平吴例,合着黄金铸子昂 

前言

今天继续欣赏元好问《论诗三十首》中的第八首》:

沈宋横驰翰墨场,风流初不废齐梁。
论功若准平吴例,合着黄金铸子昂。

前面说了几位南北朝的诗人,今天,终于到了唐朝。第一位提出表扬的唐朝诗人,就是痛斥“建安风骨,晋宋莫传”的陈子昂。

一、沈宋横驰翰墨场

在评价陈子昂之前,元好问先安排了两位诗人垫场:沈宋。

初唐皇帝包括武则天,都喜欢作诗,每逢宴游,经常与朝臣一起唱和。上有所好,下必过之。

沈宋二人同朝为官,是初唐诗人中的佼佼者。二人对于诗歌的变化,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特别是对于律诗规则的成熟,二人起到了推动的作用,他们都有不少完全符合标准的律诗传世。

宋之问五律佳作甚多,录入一首《度大庾岭》:

度岭方辞国,停轺一望家。
魂随南翥鸟,泪尽北枝花。
山雨初含霁,江云欲变霞。
但令归有日,不敢恨长沙。

沈佺期代表作是一首乐府诗《独不见》,这是初唐罕见的标准七言律诗:

卢家少妇郁金堂,海燕双栖玳瑁梁。
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
白狼河北音书断,丹凤城南秋夜长。
谁谓含愁独不见,更教明月照流黄。

早期的唐律,以五言诗居多,这是诗歌发展的特点。五言诗在汉朝开始占据主流,七言诗则在唐朝才开始兴盛。

二、风流初不废齐梁

初唐时期,南朝齐梁的华丽诗风对文人影响很大。那么何谓齐梁体呢?

宋时严羽在《沧浪诗话·诗体》中提到:

以时而论则有:.......,永明体(齐年号,齐诸公之诗), 齐梁体(通两朝而言之)南北朝体(通魏周而言之与齐梁,体一也),唐初体(唐初体,唐初犹袭陈隋之体)

这一段话,很好的解释了元好问的这句:风流初不废齐梁。

齐梁体有什么特点呢?

日本和尚空海在《文镜秘府论·调声》章中提到了“齐梁调诗”:

何逊《伤徐主簿》诗曰:(五言)
世上逸群士,人间彻总贤。毕池论赏诧,蒋径笃周施。
又曰:一旦辞东序,千秋送北邙;客箫虽有乐,邻笛遂还伤。
又曰:提琴就阮籍,载酒觅扬雄;直荷行罩水,斜柳细牵风。

《文镜秘府论·调声》这一章讲的是诗律。所以这一章举例的时,自然与格律诗相关。

何逊,是南朝梁著名诗人,他的三首《伤徐主簿》中,前2首是标准的律绝。第3首比较特别,是失黏的律绝,也被称为折腰体。

使用律句,但是不注意黏连,是齐梁体常见的现象。这种现象,在初唐甚至盛唐都很常见。武则天石淙诗会中的17首诗,完全符合格律诗标准的不多,大多数有失黏现象,也有个别又失黏又失对。

例如狄仁杰《奉和圣制夏日游石淙山》,失黏:

宸晖降望金舆转,仙路峥嵘碧涧幽。羽仗遥临鸾鹤驾,帷宫直坐凤麟洲。
飞泉洒液恒疑雨,密树含凉镇似秋。老臣预陪悬圃宴,馀年方共赤松游。

而沈佺期《嵩山石淙侍宴应制》 则完全合乎标准:

金舆旦下绿云衢,彩殿晴临碧涧隅。溪水泠泠杂行漏,山烟片片绕香炉。
仙人六膳调神鼎,玉女三浆捧帝壶。自惜汾阳纡道驾,无如太室览真图。

上面说的是齐梁诗在诗律的特点,但主要的原因并不在形式。

齐梁体诗,在形式贴近律诗(其中有几首标准律诗 )。但是从内容上来说,华丽而空洞,这是被批评的主要原因。

三、论功若准平吴例,合着黄金铸子昂

这两句诗,用了一个典故。《吴越春秋》卷十记载:

范蠡既去,越王愀然变色,召大夫种曰:「蠡可追乎?」种曰:「不及也。」.......于是越王乃使良工铸金象范蠡之形,置之坐侧,朝夕论政。

范蠡帮助越王勾践灭吴以后,辞官泛舟于五湖。于是越王命人用金铸范蠡像,放在自己的座位旁边。

这两句诗是对于陈子昂的评价,说他在诗坛,好比范蠡在政坛的地位,应该给陈子昂也铸造一个金身像,放在我们旁边,实时提醒大家,作诗应该怎么作。

问好问为何如此推崇陈子昂呢? 《新唐书·陈子昂传》中,评价说:

“唐兴,文章承徐庾之风,天下尚祖,子昂始变雅正。

徐庾(指南北朝时期徐摛、徐陵父子和庾肩吾)之风,而是齐梁之风。欧阳修(主编新唐书)评价说,陈子昂出来后,齐梁之风才被渐渐摒弃,唐诗变得“雅正”,这又回到了元好问从第一首就开始说的所谓“正体”。

胡应麟《诗薮·内编》中也提到:

唐初承袭梁、隋,陈子昂独开古雅之源,

纪晓岚在《四库全书总目》也指出:

“唐初文章,不脱陈、隋旧习,子昂始奋发自为,追古作者。韩愈诗云:‘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柳宗元亦谓:‘张说工著述,张九龄善比兴,兼备者子昂而已。

我们最熟悉的陈子昂作品,即这首《登幽州台歌》: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所谓“追古作者”、“始变雅正”、“古雅之源”,都是在批评指初唐诗人学习齐梁体的形式(律体),而忽视内容上的充实,刚健之风。

无论是律诗、还是古体诗,都有齐梁风气,也都有“雅正”的作品,不在于形式而在于内容。

结束语

除了陈子昂,李白也提到:大雅久不作,吾衰竟谁陈,自从建安来,绮丽不足珍。

结束时,录入陈子昂在《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中的这段话:

文章道弊五百年矣。汉魏风骨,晋宋莫传...观齐、梁间诗,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每以永叹。思古人,常恐逶迤颓靡,风雅不作,以耿耿也。

@老街味道

元好问《论诗三十首》07,中州万古英雄气,也到阴山敕勒川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