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艺论·研究] 侠骨柔肠写丹青

13 已有 2518 次阅读   2014-02-08 09:10   标签center  normal  style 

侠骨柔肠写丹青

――武红新作简评

 

汪伊虹

 

武红的画颇有特色,她的画发自内心。壮遊於山水,激情于山水,便画山水;生活在人间,感於人事,便画人物。她的《感》,不仅按常规是属於形、色、线、气、韵等绘画性的,还常常很侧重在文学的、思想的,或者内心的情感,甚至是情节性的方面(这本来或许可能造成易於流於图解的弊病),然而武红的本事就在于,这种非绘画性的灵感火花,经她用毛笔、色墨水地在宣纸上一舞弄,就变成了很各色的一张画,而且不错。起因不同,画的效果也就不同。即使观者不了解事情的始始末末,却能透过画面看到那里头是有一些让人回味暇想的味道,这种味道会俏皮地扣击着观者的心扉,让人激动,让人放松,然后就敞开了胸怀。人生本来就是这样,什么都可能,什么都会发生,当你拥有武红的画,并且掛在家里,慢慢地欣赏,你就会更有想象力:生命就是这样激荡着,狂放着,深遂者,神秘着。你会觉得活着,是应该这样热热辣辣,开开心心,该玩玩,该干干,该喝喝地无边无际……武红以她的个人体验,特殊地记录了当代人在当代社会中的种种情绪经历,所以能打动在同样的日常生活中有同感的同代人。

武红的画很勇敢,很激情,内里却又很緾绵、细腻,她曾说看到花飞花落,就会为娇嫩的生命流逝而柔肠寸断,而这对坚硬厚实的当代情感特质来说实在已然是十分陌生的了。她会为某一件小事,或某一个女孩一个美丽的动作而激动。她细心而敏锐地用爱心去观察人、注意人,她不断地对自己的所见所闻有所感,有所赏,有所叹,有所动,有所思,然后立即将种种感受幻化为水墨与色彩的世界,所以在她放纵而自由的画面中,仍然处处婉转着爱与情,而不仅仅是把绘画当作将某种个性风格的打磨作为目的的一门专业来做,那么地理性。

武红的画一般都用西式的满构图来实现,这对在画中广为吸收多门类的艺术营养,也提供了方便。她的画,色墨交融,相破相生,率意为之,效果强烈生辣,也许这正是当代人感官印象中过份的声、色、光、电的喧闹与节奏,以及激荡、浮躁、错综、繁复、大喜大悲,因而生机勃勃的当代生活的反映。在色、墨运用中擅用积墨积色,以示丰富微妙的色墨效果,用笔干湿兼备,勾线常有重复,以产生似真似幻而动态叠印的时间感,还常常以线代皴,以色代墨,以墨代色,在作画过程中随机生发,因势利导,故能不落陈套,每每给人以新颖的审美感受。

每当赏读把玩武红的闺中画,看画风或幽怨,或情慾,或无聊或猜忌的暗示,而那些画中“美女”,有的噘着小嘴生气,有的搔首弄姿,有的庸懒如猫,有的描唇画眉,涂抹着血盆般的美口……真不知她是如何得知小女人们那么多小小的心思,真是女人味十足,相信会令世俗生活中喜欢女人的男人们和喜欢自己的女人们读来怪有意思地津津有味。武红生活在生活之中,她的画来源於对真实的感受,却又用非常艺术而浪漫的表现手法所夸张与情感化了。所以恰到好处地既不空洞地绕有形式,又非习作性的直白地再现。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