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艺术杂谈] 丹青飞狐盘点2018年中国书画界十大新闻

10 已有 285 次阅读   2019-02-11 16:50   标签十大书画新闻  国家画院  八老  刘大为消失  杨晓阳 
小编推荐


 


 

丹青飞狐,女,大学毕业。当代著名艺术评论家,中国军地书画研究院首席艺术顾问。

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中国最具关注度的艺术评论家。

首届《全国最受关注十大书画新闻事件(人物)网络评选》,丹青飞狐得票排名第一。

丹青飞狐首创了中国书画界的“星光大道”。

丹青飞狐首创了中国书画界的艺术作品PK模式。

丹青飞狐是中国艺术界唯一的艺术评论文章被编入中小学作文阅读教材和考试试题的作者。

“丹青飞狐商标,是中国书画界首个通过国家商标局注册的品牌商标。

丹青飞狐系列艺术评论文章阅读总数达上亿人次。

 

 

  丹青飞狐盘点2018年中国书画界十大新闻

 作者 丹青飞狐 (著名艺术评论家)

丹青飞狐每年对中国书画界年度十大新闻进行的盘点,都会引发国内外的高度关注。今年,丹青飞狐继续盘点2018年中国书画界十大新闻。

一、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习 近 平给“八老”回信

2018年是中央美术学院建校100周年。中央美术学院的前身——国立北京美术学校创建于1918年,是由我国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倡导建立的中国第一所现代形态的美术学校。借此,中央美术学院周令钊、戴泽、伍必端、詹建俊、闻立鹏、靳尚谊、邵大箴、薛永年等8位老教授给习 近 平写信,表达老一代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家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定决心。2018年8月30日,习 近 平给中央美术学院八位老教授回信,向他们致以诚挚的问候,并就做好美育工作,弘扬中华美育精神提出殷切期望。这八位老教授年龄最大的99岁,最小的77岁。

  二、中国美术家协会换届,范迪安就任中国美协主席,新主席团亮相

 

2018年12月23日,中国美术家协会在北京召开第九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选举产生了新一届主席团,范迪安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同时还选出了14位副主席(按姓氏笔画排序):王书平、许江、闫平(女)、李翔、李劲堃、李象群(满族)、杨晓阳、吴为山、何家英、周京新、庞茂琨、徐里、鲁晓波、曾成钢。 

  三、中国美术家协会前主席刘大为题字被铲

刘大为,2008年12月开始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的其它主要头衔有:中国文联副主席、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主任等。有关资料显示,胡润研究院发布《2015胡润艺术榜》,在2014年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的作品拍出2亿4883万元人民币,飙升为国内第4富豪画家。计入画廊等一级市场的销售,刘大为作品一年销售数亿,由此估算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身价或近百亿元,成为超级富豪。刘大为可能是建国以来最富有的部队军官。

2014年10月,丹青飞狐发表了《丹青飞狐三问身价过亿的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对政府文化官员刘大为权力寻租,在私营企业设立个人“工作室”一事提出了公开质疑。这篇文章发表当天,在全国微信阅读人数排行榜上名列第一。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刘大为不得不终止了个人“工作室”的运作,算是对丹青飞狐的质疑做出了“回应”。

2018年5月,丹青飞狐连发三篇文章《丹青飞狐率先对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提出公开质疑》、《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涉嫌女儿刘俐蕴“获奖门”丑闻,影响极坏,遭到炮轰!》、《丹青飞狐揭露:袁运生教授怒斥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腐败真相》。2018年5月14日,刘大为的家乡山东“中国中晨(青州)书画艺术城”拆除了刘大为题字的招牌。至此,刘大为的身影在书画界“消失”。 

    四、中国国家画院龙瑞、杨晓阳、卢禹舜、范扬的“丑画”,遭到世人唾弃

    中国国家画院原名中国画研究院,是文化部直属的国家级美术创作和研究机构。历任院长分别是李可染、黄胄、叶浅予、吕世观、蔡若红、刘勃舒、龙瑞、杨晓阳。中国国家画院第一任院长李可染曾对国家画院的艺术家提出这样的要求:“与祖国共命运,与人民同甘苦。”

中国国家画院艺术家不仅要创作出高于普通书画工作者的艺术作品,更重要的是应该成为传承传统文化的规范模本,承担起弘扬民族精神的职责,引领和引导国家主流艺术的发展方向。

“长安画派”著名绘画大师石鲁说过,美术不是权术,更不是魔术。美术必须要美,美术家不能“扯烂污”!

这些年来,中国国家画院这块国字号的招牌因龙瑞、杨晓阳、卢禹舜、范扬等大肆倾销市场的粗制滥造、恶俗不堪的“丑画”作品,而颜面扫地。为此,丹青飞狐发表了评论文章《中国国家画院的院长、副院长们,你们怎么能这样画呢?真丢人!》。这篇文章阅读人数超过百万,引发了文化艺术界对“丑画”的反思和谴责。  

 

 

  五、潘天寿指墨巨作《无限风光》拍出2.5亿

2008年11月20日晚,在中国嘉德2018秋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专场,潘天寿指墨巨作《无限风光》以2亿元起拍,最终以电话委托席的2.5亿元落槌,加佣金以2.875亿元成交,刷新潘天寿个人作品拍卖新纪录。

此幅作品一股浩然之气贯穿画面,气势憾人,乃潘天寿的盛期精品之作。 

六、李士杰诉曹宝麟“诽谤”案成为“中国书法界第一案”,引起了国内外各界人士的高度关注

曹宝麟,1946年出生,上海人。曾任安徽省书协副主席,现为暨南大学书法研究所所长,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

李士杰,1952年出生,安徽宿州埇桥人。安徽宿州地区富甲一方的“煤老板”。2009年,当选为中国书协理事。2013年,当选为安徽省书协主席。

2017年底,曹宝麟实名举报中国书协理事、安徽书协主席李士杰“贿选”一事,各类媒体纷纷进行了报道。2018年5月,李士杰通过法院起诉曹宝麟,并索赔医药费900多元、精神损失费2500万元。李士杰“贿选”书协主席一事由书法界事件转变为公众事件。5月14日,有关部门考虑事态发展,出面调停,安排曹宝麟与李士杰及李的代理律师见面和解,李士杰代理律师当时表示愿意申请撤诉。然而6个月后,曹宝麟仍然接到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的传票,说李士杰不撤诉,案件于2018年11月1日上午9时开庭审理。

李士杰诉曹宝麟“诽谤”案,其核心在于中国书协代表大会选举书协副主席时李士杰有没有贿选。

多年来,人们对书协在入展、评奖、入会、改选、换届等方面的不公现象,提出过各种中肯的批评,中国书坛的种种黑幕已成为民族文化艺术健康发展的绊脚石。希望这次“曹宝麟VS李士杰”事件能让中国书协的领导们痛定思痛,以国家大局为重,拿出刮骨疗毒的勇气来,该请纪委的请纪委,该走司法程序的走司法程序,以积极的态度进行一次灵魂深处的革命,向全国千百万书法工作者交上一份公开、公平、公正的“问心无愧”的答卷。 

  七、上海市书协新一届主席团第一把“火”先“烧”自己 

2018年11月11日,上海市书法家协会第七次会员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上海市书法家协会新一届理事会。丁申阳当选为上海市书协第七届主席,周慧珺、周志高为名誉主席,韩天衡为首席顾问。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在换届之后,第一时间公布了《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团自律公约》。每一个书协领导自律做到:“不与会员争名誉,作品不参加由上海市书协主办的各类评奖活动。书法作品参加上海市书协举办的展览,不集体置顶。作品在展厅最后展出,或根据展陈空间需要布置陈列。以集体利益为重,海纳百川,任人唯贤。坚持回避制度,公正评审,不搞个人小圈子。”

新一届上海市书协班子先立约,再做事,把讲正气、树正风、走正道放在首位,用《自律公约》开启履职之路,开启了全国书法工作专业协会正能量的先河。希望中国书协、各省市书协以及其他专业书法机构能像新一届上海市书协一样,以弘扬民族文化为宗旨,以国家利益为使命,以服务人民为责任,成为建设职业道德、树立行业新风的楷模。 

八、丑书、疯书、吼书、射书“四重奏”,令人啼笑皆非

近年来,中国书坛以沃兴华、王冬龄、曾翔、邵岩为代表的丑书、疯书、吼书、射书“四重奏”此起彼伏,热闹非凡,让人大开眼界,瞠目结舌。

沃兴华,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曾任中国书协理事、上海市书协副主席、秘书长。原拟定于2018年5月5日在成都四川省博物院举办的“沃兴华书法展”被四川省有关单位忽然叫停。

王冬龄,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书协理事、浙江省书协副主席、中国书法进修学院副院长。长期以来,王教授以博人眼球的行为艺术进行自我炒作,其招数、其花样、其套路无所不用其极,令人叹为观止。丹青飞狐撰写的《王冬龄疯啦!王冬龄疯啦!!王冬龄疯啦!!!》一文,发表当天阅读人数突破100000+。

曾翔,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秘书长、篆刻研究所所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硕士生导师、中国书法院研究员。北京大学名家工作室导师。清华大学名家工作室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名家工作室导师。中国传媒大学名家工作室导师。  

曾翔以在公开场合写字时发出怪异吼声和夸张变形、荒唐散乱的字体,在书坛脱颖而出,人气爆棚,从而成为当代“吼书大师”。丹青飞狐撰写的《曾翔疯啦!曾翔疯啦!!曾翔疯啦!!!》一文,发表当天阅读人数突破100000+。

邵岩,中国汉字艺术中心主任、文化部青联书法篆刻委员会副秘书长、清华大学当代艺术专业特聘专家、中央美术学院外聘教授。邵岩公开炫耀的这些“唬人”的头衔,没有让自己满载而归,却因为书写技术花样翻新,为世人所知。邵岩从6岁开始学习书法,一直期望在传统书法领域搏出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却一直未能如愿,于是异想天开,将墨汁装进针管注射器里代替毛笔,竟然一“射”成名,一夜之间跃居中国书坛名家行列。

丑书、疯书、吼书、射书“四重奏”,到底是在传承中国文化,还是在变着招数炒作自己,相信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丑书、疯书、吼书、射书“四重奏”, 究竟是在写书法,还是在玩杂耍,相信所有人都一清二楚。

是谁让一个高雅的传统文化成了一个个闹剧?传承了几千年代表着民族文化和国家尊严的中国汉字,怎么就可以如此被人随意戏弄?那些头顶着政府文化官员、大学教授头衔的书法界领军人物怎么可以这样恣意侮辱中国书法?

西泠印社换届结果出炉,结果让人意外

上世纪初,王福庵、吴隐、丁辅之、叶为铭四君子在杭州发起成立了西泠印社,公推吴昌硕为第一任社长。至今,西泠印社已经风风雨雨走过了115年历程,留下了许多感人肺腑的爱国爱社爱印爱人的传奇故事。

2018年11月13日,西泠印社迎来115年大庆暨第十四次社员大会。这次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理事和社团班子,只选举刘江任执行社长,社长一职空缺。自1904年西泠印社创立至今,已有整整61年没有社长,超过了建社115年历史的一半。

西泠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陈振濂明确表示,西泠印社社长宁缺毋滥。陈振濂说,西泠印社社长不仅要有很高的个人威望,受群众的拥戴,在专业上具有巨大的影响力,更需要有中国文化传统的高度,给西泠印社起到旗帜和标杆的意义。

、书画官员范扬把原经纪人吴立平逼的无家可归吴立平老父亲讨债讨到了国家画院门口

这些年来,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副院长范扬的经纪人吴立平鞍前马后地伺候范扬,不仅费尽心血,还花费巨资运作包装范扬,使其作品价格从每平尺几千元飙升到了每平尺15万元,一跃成为国内顶尖的“艺术大师”。所以,范扬口出狂言:“我肯定是这个时代最好的画家!”按理,在范扬突飞猛进的价格升值游戏中,范扬的经纪人吴立平应该是最直接的受益者。然而,范扬却背信弃义,未履行双方合同,致使吴立平资金链断裂,负债累累,走投无路的吴立平只好一纸诉状将范扬告上法庭。

吴立平前后当了范扬8年的经纪人,耗尽了家产,背负了巨额债务。吴立平八十多岁高龄的老父亲不得不在中国国家画院门口向范扬讨债。

范扬身为国家公职人员,因为没有处理好与经纪人的利益关系,让讨债者闹到国家画院门口,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