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艺论·研究] 多少流氓大师,在用文化毒药忽悠民众的智商?

4 已有 166 次阅读   2021-11-23 15:10
多少流氓大师,在用文化毒药忽悠民众的智商? 

这是一个大师泛滥的时代

会忽悠的“大师”,更像真大师

成都的李先生被人邀请参加据说是一个权威的张大师举办的国学讲座,在交纳了200元的茶水费和场地使用费后,他便被带到成都某国学馆。

然而,当国学大师一上台,李先生不由大吃一惊,原来所谓的张大师竟然是自己认识的张先生。李先生记忆中的张先生一直游走在江湖与市井之间,当过联防队员,贩卖过火车票,做过网络传销等。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混迹在三教九流,做事面慈心黑,在成都人们将之俗称为窜窜的张先生,半年不见竟然身穿长袍马褂,手摇纸扇,留着胡须,摇身一变成为国学大师,道貌岸然的坐在讲坛上为人传经授道。

压抑住惊诧和狐疑,他悄悄坐下,看看张大师怎么演完这场戏...

当然,张大师本身就无文化,更不可能对传统文化有什么研究,无非讲了人们数典忘祖,不懂孝敬父母、不懂三纲五常等,然后便是赞叹我们祖先的文化是多么优秀。

现场图片

在现场的互动中,张大师用狂热的激情大声质问台下的听众,你们有给父母洗过脚吗?给父母下跪磕过头吗?做到父母在不远行吗?台下听众们被张大师责问得一脸羞愧,纷纷低下头。张大师随即骄傲的告诉大家,他每天都要给90岁的母亲洗脚,离开母亲房间时是倒着退出的,我们学习传统文化,就要从给父母跪下洗脚开始。

李先生听得胸口发闷,脑袋发涨,实在再也无法听下去了,便悄悄的离开了...

穿着长袍马褂,挂着念珠,带着手圈,摇着纸扇招摇过市的忽悠大师。

现在社会盛行国学浪潮

在华夏大地如火如荼、汹涌彭拜时,无数易学、孔学、道学等大师如神兵天降,重现江湖。

大街上不时可见穿着长袍马褂招摇过市的伪国学大师。他们共同的特征是留着胡须、挂着念珠,带着佛珠手圈,即便在冬天,也摇着纸扇,张嘴必然子曰诗云,仿佛孔孟在世,显得既滑稽猥琐又高深莫测。仿佛恢复我们中华文化就是重新穿上清朝时代的长衫马褂。

纵观这些所谓的大师,他们的忽悠水平其实并不高,无非老生常谈的三纲五常或君臣父子那一套。他们无非教小孩下跪作揖,拿弟子规作为杀手锏,奴化他人人格意志,疯狂鼓吹封建糟粕。或是狂热的推崇某些属于开历史的丑陋文化,脱离客观环境,大谈形而上的道德,说一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假话。

他们甚至连儒释道最基本的区别都不懂,但他们却深知我们的奴性文化根深蒂固,只需宣传这一套,便能迎合很多人的心理需求,不愁无人不信。更荒唐的是,很多人明知他们是忽悠大师,但是自己假装不知道,还有意利用这些忽悠大师对自己身边的人进行洗脑和控制。特别是一些企业老板,往往借助这些忽悠大师给员工洗脑。

这是偏执狂、自恋狂

以传销方式贩卖的文化毒药

这场席卷全国的国学热,是一群偏执自恋狂的忽悠狂欢,是江湖大师们对浓缩了几千年的大伪之术的借尸还魂。

他们高举国学大旗,贩卖着有毒的鸡汤,实则在施实一场高明的更具隐蔽性的文化传销。他们利用人性弱点,以文化为幌子、以弘扬道德为手段、以销售产品为目的,对他人实施疯狂的洗脑,从而实现敛财及达到不可告人之目的。

这是在以传销方式贩卖的文化毒药。这场文化狂热之可怕,在于它具有温水煮青蛙式的危害,百倍甚于黄、赌、毒。因为它的可怕之处在于能让人在充满强大的自信感、自豪感、道德感、沉醉感及愉悦感的状态下,变成毫无自我思想的行尸走肉而不自知。

心怀叵测者以传播国学为幌子,用充满道德感的外在包装欺骗无知世人,从而实现个人可耻的目的。

更可恨者,部分无知的受害者却成伪国学的帮凶,时时不忘将有毒鸡汤灌输给心理失衡及人生失意的可怜之人!

其实大学教授中,也有不少这样的人,比如于丹之后,又有个复旦的所谓女神,他们似乎不食人间烟火,所以杨改兰那样枉死的,他们视而不见。

于是社会上涌现的文化僵尸及丧失自我灵魂的行尸走肉将越来越多。他们的共同特征是满嘴说着佛陀、孔子、老子等古人曾说过的话,以让人敬畏的出世轻名利之态,似不食人间烟火之天神,威镇世人。但可笑的是,倘他人对其观点行为有半毫质疑,他们便露出恶怒之态,让人顿不敢言。

我有次跟几个做文化培训的老板聊天,说现在很多大学老师,整天想着申请科研项目,然后把其中50%套现,现在更难了,也可以套现20%以上,比如一千万经费,瞬间收入几百万,然后买别墅,好车。你问他人生还有他们想法,他说要赚更多钱(套更多科研经费),买更大豪宅。呵呵,做人文社科的教授,经费没理工科多,但人生理想,最后落地也不过是更大的房子!

世界上除了四大文明古国,还有数以百计的民族从人类诞生以来产生的文化,每种文化此长彼消,均有灿烂辉煌及颓废暗淡的时期。人类发展的终极是文化融合、世界大同,因此,除了文化融合,没有任何一种文化能主宰世界。

当全民人人开始自我赞叹、自我拔高、自我优越时,这是社会群体精神失常,更是社会黑暗的开始。当人们不假思索的全盘照抄而不敢大胆批判祖先文化时,这是愚智社会的开始。

不怕流氓没文化,就怕文化耍流氓。

还有很多传销出身的大师,利用自己极具煽动性的忽悠能力,不仅让大批跟随者自愿缴纳数千甚至数万不等的学费,还让那些女性跟随者自愿将自己作为礼物献给大师享用。

当民众病态般迷恋某些遗留下来的糟粕文化,并以贬抑个人独立精神思想为动机,实现意识奴役,这就是文化流氓。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