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艺论·研究] 自 序

11 已有 4685 次阅读   2016-01-19 11:11

                           【观点】自 序

作者:鸥洋
  自1986年开始探索意象油画语言到现在,已是20年了,陆陆续续创作了不少作品,举办了好几次个人画展。我曾在“我画意象油画”一文中写到“……其实,艺术家作画,本无太多玄妙,无非是内心需要,选择一种与心灵亲近的表述形式而已,就像人要倾诉,用自己的语言讲心里的话一样……”。
  回顾我探索意象油画一路走过来所画的作品,从中可以感受到每一时期,国家,社会氛围对自己心境的影响。80年代,经过了十年文革浩劫之后,人们舔着伤口,开始朝希望走去。那段时间我的画,很明显仍残留些许伤感.如“沉浮”“劫后”“流逝”等。随着改革开放,中国一切走向复苏,“明天更美好”激励我们去创造美好未来.我的画也逐渐开朗,色彩也开始鲜明,虽然仍然以“池”为题材,画面更强调“春”的境界,画了不少与春有关的画面。“迎春”“春讯”“春消息”等,希望以我的画面表现日益美好的今天。
  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尽管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甚至还有许多黑暗死角.但回顾一下我们过去经历的不堪回首的日子,再放眼国际看看许多国家在炮火中挣扎的民众,我们中国应称是太平盛世了。
  带着惜福之心,我画了“盛世牡丹”油画系列。这些画完全是出自内心的感受。牡丹花它不仅美丽,还象征繁荣、富贵,是太平盛世中华民众最爱的花。
  在中国传统绘画里,对牡丹的描绘应有尽有,留下了许多宝贵的艺术财富值得借鉴。作为油画家,我想尝试在油画领域里将这些珍贵艺术传统承继、发扬。以东方人的意象审美、水墨画的笔墨技巧、融合西方油画色彩语言和现代形式,画出象征当今盛世的油画牡丹作品。

  鸥洋写于2006年12月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