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名人轶事] 画6条龙价值3亿元,他才是宋代的驯龙高手!

1 已有 315 次阅读   2018-03-13 22:05
画6条龙价值3亿元,他才是宋代的驯龙高手!


陈容画龙

陈容是南宋著名画家,曾于宋理宗朝为官。他画艺精湛,尤以画龙为高。其作品《六龙图》于2017年3月在纽约佳士得以(加佣金)4896.75万美元拍出,创下中国艺术品海外成交纪录。那么,陈容画的龙究竟有多出色呢?

《六龙图》的奇迹

2017年3月15日,纽约时间晚上七点,继佳士得亚洲艺术周《宗器宝绘——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展览之后,一场聚焦中国艺术品的拍卖在纽约佳士得洛克菲勒广场拍卖大厅正式打响。

 

佳士得亚洲艺术周现场

而这注定是一个创造历史的夜晚。在一番激烈争夺之后,南宋画家陈容的《六龙图》以4896.75万美元的价格成为当晚当之无愧的最高价拍品,并荣登2017年度全球最贵艺术品第11位。



陈容《六龙图》(局部)

同时,这成为该年度成交价第二高的中国艺术品,仅次于齐白石的《山水十二条屏》(9.315亿人民币),创造了新的中国艺术品海外拍卖成交价纪录。



齐白石《十二山水条屏》

而此件作品——《六龙图》,来自清乾隆时期著名的书画著录大典《石渠宝笈》,画面中描绘了六条巨龙腾云驾雾、自由翱翔的雄姿,画心长四米有余,气魄动人。作为一幅手卷,甫一展开,便见云气汹涌,巨龙动势非凡,技法惊艳四座。



陈容《六龙图》(局部)

陈容画龙

都说宋代是个颇为“文艺”的朝代,重文轻武的社会环境孕育出灿然的文明。仅就艺术领域而言,官方画院的繁荣、职业画家的涌现、山水画技法的突破、文人画的起步等等,无不推动着书画艺术的繁荣。一代帝王宋徽宗更是一度兼任艺坛领袖。



郭熙《早春图》

然而此时,相较于山水大师李成、郭熙,或稍晚的米氏父子等人,陈容的名字却似乎显得不那么响亮。



李成《读碑窠石图》

陈容字公储,号所翁,福建长乐人。南宋端平二年(1235年)中进士,从此开启仕途。可陈容虽在朝为官,但颇有文学修养。平素喜作诗画文章,格调不俗。



陈容尤其擅长画龙。他用墨巧妙,将墨色焦浓重淡清的变化发挥到了极致。可谓泼墨成云,噀水成雾。



陈容《墨龙图卷》

“龙”是中国等东亚区域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异动物。虽然龙的形象同样存在于西方神话之中,并在英语世界统称为“Dragon”,东方之龙与西方之龙却大不一样。



维托雷·卡巴乔《圣乔治与龙》

在《礼记》中,龙与凤、龟、麟一起并称“四灵”。作为中华民族最具代表性的象征之一,“龙”在东方文化语境中具有着无比深厚的意蕴。

正是由于“龙”这个词汇在中西语境中的巨大差异,中国早有人提出西方的“Dragon”不应再被翻译为“龙”,而应直接音译为“拽根”,以避免文化隔阂带来的误解。



汉题四灵瓦当

虽然这样的翻译自身带有不少喜剧效果,但它确实严肃地意识到了“龙”背后的文化背景。而立足于东方文化反观陈容的作品,观众便能轻易地读出画中之物的气度与力量。



陈容《九龙图》(局部)

陈容的《云龙图》现藏于广东省博物馆。作品绢本墨笔,纵201.5厘米,横130.5厘米,右下自题诗款:“扶河汉,触华嵩。普厥施,收成功。骑元气,游太空。所翁作。”



陈容《云龙图》

除此之外,陈容作品还包括波士顿美术馆藏《九龙图》、东京国立博物馆藏《五龙图卷》,故宫博物院藏书法作品《行书自书诗卷》等。



陈容《九龙图》(局部)

自由洒脱真才子

同时,画家本人也是一个真性情之人。陈容曾经被南宋权相贾似道招为幕僚。史书中的贾似道往往被塑造成奸诈之人,但贾却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艺术迷”。他痴迷于收藏与鉴赏,董源著名的《溪岸图》就曾被他收入囊中。



董源《溪岸图》

而陈容每每醉酒,竟常常以取笑这位位高权重的赞助人为乐,可见陈容耿直洒脱的真性情。而更难得的是,贾似道竟然不以为忤,也算是奇闻了。



陈容《六龙图》(局部)

据说陈容每每醉酒常高声大叫,脱下头巾之类的衣物蘸取墨汁便信手涂抹,以制造一种独特的湿润感。然后再拿笔勾勒补充,完成全画。看陈容笔下之龙,正所谓隐约而不可名状者,皆得妙似。



于是,“所翁龙”成为后世画龙的典范,备受明清以来画家们的追捧。其影响力甚至远传日本,日本著名画家小泉淳作曾由衷地评价道:陈容的龙富有魅力,像真的一样活泼跳动,只有天才才会画出这样的画!



劳芹《仙女驭龙图》

东方之龙

龙的形象最基本的特点是“九似”,具体是哪九种动物尚有争议。传说多为其能显能隐,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登天、秋分潜渊,呼风唤雨,而这些已经是晚期发展而来的龙的形象,相比最初的龙而言更加复杂。



战国蟠螭纹镂空镜

纽约佳士得中国书画专家伊丽莎白·海默(Elizabeth Hammer)称:“在中国,龙长期被作为水的象征。而相当有趣的是,每次我们向工作人员展开这幅手卷之时,无论身处何地,总会迎来一场暴风雨。就好像是这些龙在大显它们的神通一样!”



乾隆《仙女驭龙图》

其实,中国古代画动物者不少。五代时期就有黄荃画鸟,纤毫毕现。后有韩幹画马,一张《照夜白图》表现骏马嘶鸣之姿。而像陈容这样水汽朦胧却仍不减神采的创作并不多见,每每使人想起马远的《十二水图》。



黄荃《写生珍禽图》



马远《十二水图》(局部)

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中,就有“画龙点睛”的典故,来形容南朝梁画家张僧繇作画的精妙。张僧繇在金陵安乐寺墙壁画龙,却偏偏不画龙的眼睛。旁人问到只答:“画上眼睛它就飞走了。”而陈容画龙就如同第二个张僧繇一般。



张大千《云中龙》

事实上,近代不少画家也画龙。《六龙图》曾经的主人乾隆皇帝就曾作《仙女驭龙图》;近代张大千曾作《云中龙》,墨色淋漓;齐白石在自己的“龙”旁题“余画龙不做叶公”,风趣幽默。



齐白石作品

如今,官方收藏的陈容真迹尚属罕见,而余下私人收藏作品则往往真伪难辨。拍卖现场的惊鸿一现,让我们再次将目光聚焦于这位南宋画家,回到那个艺术的辉煌时刻。中国人自称“龙的传人”,在陈容笔下,这种精神化的象征无疑被具象化了。那些黑与白的呼应、虚与实的糅合、柔与刚的交融,诉说着一种东方哲学,神秘,而优雅。

[监制/齐超]

[编辑、文/张一彤]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