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名人轶事] 黄宾虹——孤独成就了你的艺术高度

5 已有 947 次阅读   2019-07-20 21:06
黄宾虹——孤独成就了你的艺术高度
云驿画廊2019-07-20

黄宾虹(1865年1月27日—1955年3月25日),初名懋质,后改名质,字朴存,号宾虹,别署予向。原籍安徽徽州歙县,生于浙江金华。中国近现代国画家,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


熟悉黄宾虹山水画的人都知道,最初他的山水被称为“白宾虹时期”,似乎在黄宾虹看来,中国的山水画并不需要太多的颜色,“黑”与“白”是他作品中最主要的颜色,而“黑”是中国画中的一个修养,是积墨而成的,一般积三遍墨即“死”,但黄宾虹能积十遍还看得到纸纹,后来画坛上有人戏称他为“黑宾虹”。


黄宾虹一生的艺术之路注定是孤独的,他对中国绘画的独特理解,其实是按照自己愿望去做的。在今天看来,很多黄宾虹的佳作都被奉为精品,但在当时却并没有得到画界的认可,一般人都不理解而且看不懂。


1910年黄宾虹移居上海,有次家中被盗,收藏的最心爱的古印一夜间没了,

黄宾虹变卖了剩余家产,无声无息地回到安徽,在此时,他的画作中的笔墨开始变得越来越浓重了。


这一时期他的绘画笔墨开始变为黑而密的积墨,彻底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很少有人喜欢,黄宾虹对于绘画的研究也渐渐游离于时代之外。


花甲之年的黄宾虹面临的是艺术上无人认可,归隐的愿望又毁于天灾,生活四处漂泊。从少年学画到人生沉浮,从满腔热血到心静如水,早期清新淡雅的笔墨已无法表达他的心境,仿佛只有浓黑厚重的笔墨才能完全表达他的感情。


1933年春天,70岁的黄宾虹只身一人来到四川清城山,四川的青城山,是中国的道教名山。山间林木青翠,诸峰环峙,丹梯千级,曲径通幽,素有“青城天下幽”的美誉,自古就是文人墨客长留之地。


当他走到半山腰时,突然下起了小雨,山间烟雨蒙蒙,远处的峰峦时隐时现。这种神奇的自然景象,让第一次来到这里的黄宾虹心头为之一动,就在这一瞬间,他仿佛悟到了什么,于是他不顾浑身湿透,忘情地攀登浏览。

这天晚上,回到成都的黄宾虹,一进宿舍就拿起了画笔,一口气画了十几幅《青城烟雨图》。


这些画,就是那个晚上,黄宾虹心中的青城山。他用浓淡干湿的笔墨,将青城山烟雨蒙蒙、清幽湿润的意境描绘得淋漓尽致。

随后,他在寄给友人的信中写到:“坐山中三移时,千条飞泉令我恍悟,若雨淋墙头,干而润,润而见骨,墨不碍色、色不碍墨也。”此后,他称自己的这种山水为“雨淋墙头”。


正是清城山给了黄宾虹超乎想象的内心自由,同时,他找到了中国绘画的自由,可以说是他的审美和清城山本身特征不谋而合地融在了一起。


虽鲜有人认同其美学价值,识者廖廖无几,黄宾虹依然故我探索画道,与古籍、画笔为伴,深入梳理总结出数十年创作心得“五笔七墨”。

经历动荡之后,黄宾虹开始在北平古物陈列所讲课了。此时北平的画家还是不接受他的绘画,嘲笑黄宾虹的山水画为“漆黑一团的穷山水”。当初对北平的向往和理想再次受到打击。黄宾虹在北平没有任何根基,生活也很拮据,他的画即使卖也没有人欣赏,孤掌难鸣状况非常不堪。


艺术上隔阂使得晚年的黄宾虹在北平倍感孤独,对于北平这座城市他已没有太多的奢望。两年后,1948年,85岁的黄宾虹突然收到了国立杭州艺专的邀请。现在杭州西湖栖霞岭31号的黄宾虹纪念馆成为了黄宾虹人生中最后一个居所。


纵观黄宾虹的一生,他从事过很多职业,官吏、鉴定家、报社编辑、古董店商人等,尽管他一生都没有离开过绘画,但是他从未做过职业画家,甚至从不出售自己的画作,他并不在意市面上流行的绘画风格。可以说黄宾虹的这条绘画道路是独一无二的。在黄宾虹生命弥留之际,曾对身边的亲人说过,“我的画要五十年后才能为世所知。”




2017年6月19日,无疑是一个沸点,中国嘉德2017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槌。黄宾虹《黄山汤口》现场以7200万元起拍,在场内多位买家之间展开竞争最终以3.45亿元成交。



▼敬请关注更多艺术品信息▼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