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艺术杂谈] 董智敏先生绘画作品浅读

8 已有 537 次阅读   2018-04-14 11:13
小编推荐


董智敏(志敏、纪德),男,1957年生,山西芮城人。历经插队知青,垣曲县饮食服务公司照相馆、办公室职工,中共垣曲县委秘书办干事,太原钢铁公司第三、第五中学美术教师,山西人民出版社美术编辑部主任编审,太原画院院长等职。

1977年考入山西大学艺术系中国画专业。曾从事美术出版工作20余年,业涉年画、连环画、插图创作、图书装帧设计、美术评论及创作、文史博物会展(《尹灵芝烈士纪念馆》、《汾酒博物馆》、山西省民俗博物馆《千秋孔子》)展陈设计等方面。

长期从事美术理论、评论工作与研究,在国家级、省市地方各类图书、报刊及专业性杂志出版、发表评论文章、专业论文表80余万字,出版专著有《山西古代寺观、墓室壁画精品集粹》。

曾任省委宣传部《华夏文明看山西》系列文化活动工作组成员,先后获“先进工作者”、“优秀个人奖”,“特别贡献奖”等奖。

曾获中国优秀美术图书编辑奖,中国图书奖,中国优秀艺术图书奖,第五届中国优秀图书设计金奖,第四届《华北之星》“卓尔”标志设计金奖,以及图书编辑、设计获各类政府、大区特等奖、导向奖、优秀奖和一、二、三等奖近百项。

创作出版、发表多种年画、连环画、插图、装帧作品逾千幅。

创作、合作国画、壁画作品《正月十五雪打灯》、《小西天胜境》、《三晋英杰》、《孔门圣哲图》等入选六届、八届、十届、十一届全国美展,第二届全国壁画大展等。获2010年太原市“五一劳动奖”个人一等功,2012年太原市优秀艺术家称号。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壁画学会理事,中国包装联合会设计委员会全国委员,山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西省文化系列(美术)高级专业职务评审委员会评审委员,山西省工筆画协会副主席,山西油画学会学术委员。

现任山西省人民政府参事室、文史研究馆馆员,政协太原市第十一届常委、第十二届委员,太原市文联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太原画院院长。

董智敏先生的绘画作品浅读

纵观中国画坛,史无前例地有如今天这般热闹非凡。造反者崛起,变法者迭出。动辄有人以革新者自居大喊着与世界接轨。热热闹闹,花花绿绿,鼓乐齐鸣,好一首时代交响曲。最能体现时代精神,最能展现民族风骨,“五·四”以来一直居于主潮地位的中国人物画,更是花样百出,能在此大军中以个人面貌占据一席,诚属不易,难载此道,守望此道者夥矣,董智敏先生当属个中一员。


《暗香》(142x71cm)  

董智敏常自我调侃:当画家,但实是个美术工作者更确切。他虽科班出身,但从教学到搞出版几十年,最后“归队”画院,既担行政、业务管理与创作之责。又编稿、著述、搞评论,终是写的多画的少,其画人物、兼善山水、花鸟之需直算是多功能的“业余派”。然而也许正是这种经历和积累使他不同于我们惯认的画家,有着自己的特点。说他是学者型画家似不为过。


《海风拾韵》(71x71cm)  

董智敏的人物画与那个时期学习绘画的大多数画家一样,是以徐蒋体系筑基的,并受教于姚有多先生。在此基础上汲取了俄罗斯(前苏联)画家费钦的造型特点,结合中国前辈大家李斛的笔墨技法,出现了一种个人面貌。中国画造型写生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去写意,传神及抒情。齐白石说“善写意者专言其神,工写生者只重其形;要写生而后写意,写意而后写生,自然形神具见。”这句话把写生与写意的辩证关系说的十分明确,只有如此才能做到意与象的统一,物与我的交融,形神兼备。形象为神、意、趣统一的枢纽,绘画离不开对具体形象的表现,白石老人“似与不似的论述”其理由即在于此。对于人物画来说,本身即以人物为创造之主体,是用直接表现人物外在形象的美,从而揭示其内在人性的丰富性,传达画家对人性的审美认识,以及抒发画家自身的情感、意趣与个性的。


《海风一》(71x71cm)  

董智敏的人物肖像多是现实中人或太行一带的人物,他一改当今许多画家用毛笔宣纸画素描的弊端,充分发挥了用线界形的中国画的优良传统,加之以山石皴法的成功运用,使得他笔下的人物憨厚可亲,呼之欲应,触之可动,栩栩如生。真实地反映了北方农民的朴茂苍桑、可亲可爱的特点,这与许多画家的错把丑陋做憨态;错把肉麻当有趣有着本质的区别。正所谓“神全于意,形备于法,无意无法,难传神貌”唯意与境合,心与神通者可得之矣。中国画由于其工具材料的特性,决定了其不可更改的特性。因而不可能通过反复地修改、加工,达到如油画般精确、逼真,但仍要求具有相对的准确性、具体性、真实性。诸如形体的比例、位置、动态、结构、空间、质量等因素的大致准确,做到虽然概括,又不失本质的真实性,虽然简略又不失形神的具体性。这是在遵照“循心写形与以意造型”的基本原则使然。以神造型可以变形,变形是为了全神,求得意,求情趣,求艺术的美,变形可以超脱客观形象的约束,造型规律、法则之局限,但并非可以背道而驰,无中生有,颠倒黑白,变形者乃概括、提炼、夸张之极也,故须符合一定之理,正所谓“物有常理;法无定法”乃是在合乎事物的基本规律的原则下的“法无定法”如此方为至法,并非真的无法,而是一种合乎天趣之活法,求变形是为了全神气,得意趣,故而有时形之变异岁舛,而得神气意趣者即为上乘,形之变异还为求笔墨形式之美感,能合理地脱开形体束缚,不斤斤于形象之细微末节而求得笔墨的节奏、韵律之音乐美,线条抽象形式之书法美,并通过笔墨抒发画家的情感,表现出画家的审美追求,其人物画作品可谓取精用弘,颇得意也。


《荷风清韵》(45×97cm)

尽管中国山水画的对象、素材来源于自然中的山川河流,但中国画家认为绘画从来不是对自然静物的逼真描摹,自从张璪提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山水画创作的审美主张以后,对于“心源”的重视便成为山水画家坚守不移的创作准则。董智敏先生的山水画很少对景写生的实相表现 ,多是长期饱游饫看名山大川,而以性灵酿造的胸中丘壑。因此也更有笔墨构成的形式美感。


《金色池塘》(71x71cm)

董智敏的花鸟画,大多是作为人物画的背景的,即使有个别单独表现的花鸟也能别出新意,艺术魅力作为作品的意趣、情趣所激发的美感效应,首先取决于主体情感寻找客观对应物的眼光,而这种对应物是蕴含着精神潜流的感性生命体,它使得自然结构转化成艺术构成时完全排斥纯粹的位体转移。有鉴于此,董智敏的花鸟画很少表现人们习见的题材,如果不得已偶尔为之也必在表现手法上另劈蹊径,自现独到。

用张大千先生的一句印语作为本文的结尾“老董风流尚可攀” 而似达吾意 。

——文/兰平


《茉莉情韵》(142x71cm)

《秋晴》(142x36cm)

《秋意》(71x71cm)

《新荷》(71x71cm)

《玉簪》(142x71cm)

《安全 生命线》(142x71cm)

《船工》(40x40cm)

《傅山诗意图》(142x50cm)

《虎娃》(40x40cm)

《丽日云天》(142x140cm)

《卢纶诗意图》(180×97cm)

《煤二代  父子兵》(180×97cm)

《秋汛》(180×97cm)

《少年中国》(180×200cm)

《岁月》(40x40cm)

《水墨功课一》

《水墨功课二》

《水墨功课三》

《戏品》(40x40cm)

《远方》(40x40cm)

《远山一》(180×97cm)

《沧桑》(142x71cm)  

《春山初醒》(71x71cm)  

《春水无声》(71x71cm)  

《春醒》(142x71cm)  

《大河月色》(142x71cm)

《佛境  小西天》(60x69cm)  

《老船一》(142x71cm)  

《清流》(71x71cm)

《秋水无声》(367×144cm)  

《水城印象》(142x71cm)  

《太行千秋》(3000x150cm)  

《艳秋》(71x71cm)

《塬上秋艳》(142x71cm)

《月光》(71x71cm)

《雲中画境》(367×144cm)  

《印象山水一》

《印象山水二》

 资料由北京一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编辑整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