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艺论·研究] 清初四僧髡残,将禅理与画理融合,画中禅境世界是真切的个人体悟

3 已有 58 次阅读   2023-01-26 13:51
清初四僧髡残,将禅理与画理融合,画中禅境世界是真切的个人体悟 

导语:髡残是活跃于明末清初的著名山水画家,与石涛、弘仁、八大山人同为“清初四僧”。以其特立独行的山水画风格,为之后世留下了珍贵的作品,在美术史上有重要的地位。

“清初四僧”在中国美术史上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中八大山人、石涛、弘仁以及髡残均各有建树。

髡残的绘画风格不同于其他三人,弘仁、石涛、八大的绘画中充满不同程度的冷逸的感情色彩,独有髡残的绘画中充满热烈蓬勃的温暖感情,这是他在完全抛弃私人感情入佛顿悟后,用热情和温暖看世界,而表现出一种博大的超世的思想。

《山水》

山高水长,一代画僧

髡残,武陵人,俗姓刘,出家后名髡残,字石溪,一字介秋,号白秃、石道人等,自幼喜画,他禀赋孤耿、性格刚烈。

画技小道,兴衰亦关乎时运;丹青一理,庸奇全赖以人品。与弘仁、石涛、八大山人一样,髡残这位用袈裟掩裹着精神苦痛的前朝遗民,艰难地走完了自己的人生历程,并在创作中坚持着自己的人生信念和审美追求。

髡残年轻时聪敏好学,读经史、习举子业。国难当头时,曾参加抗清斗争,失败后避难林莽,备受摧折之苦。此次复明行动的失败,让髡残对复明失去最后的希望。

《报恩寺图》局部

他人生道路上重要的两位老师觉浪禅师和龙人俨都在这一年去世,他在这一年拒绝法嗣继承,看透人世名利,了断复国之志,从一名有着激烈反清思想的遗民僧转变为一位潜心绘事的画僧,之后他交往的人除佛门中人外,更多是画家、收藏家、诗人。

髡残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偏远幽静的幽栖山上,独自隐修于幽栖山。创造是一个纯粹孤独的过程,髡残画中寂静幽深如梵音袅袅的禅境世界正是完成自我生命的真切体悟,忘却尘世,真正逍遥于世外,获得真正的自由与解脱。

绘画对有些人来讲,是一种消遣,或是一种求得腾达的工具和手段,但对髡残来讲却绝不是这些,他致力于绘画创作,乃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是调治“心病”的一种舒络剂,亦即是一种被毁灭了的人生价值的仅有可能的自我修补。

《报恩寺图》局部

髡残画中的强调自我的精神是对当时四王正统画派的反叛,追求每个人都必须在生命中完成自己;髡残绘画中的美就是在禅宗思想下主客体之间发生相互转化和对象化,在对象中进行自我创造,从而把对象塑造成美的形象。

髡残绘画中强调人文精神,强调实现自我价值的;髡残绘画中具有深深的社会责任感,给人精神上的陶冶和身心上的审美愉悦,通过笔墨的艺术形式表达了禅修体悟与身世所造成的不同的生命观与世界观。

《林麓乐志图》局部

师古人,自出机杼

髡残的师法极广,可追至五代的董源、巨然,到沈周、文征明、董其昌,主要核心是元四家。其好友程正揆称髡残是三百年来学王蒙最成功的。

王蒙号黄鹤山樵或黄鹤樵者。他的画气势磅礴,纵横变化,离奇高妙。善用密体,有所谓牛毛皴和解索皴,渴笔与焦墨则有“干裂秋风,润含春雨”之感。

观髡残的画,山石皴法也多用披麻解索皴,构图繁复,气韵苍浑,境界幽深之意蕴亦与之相类。

《林麓乐志图》局部

程正揆在为他题画时, 也时时将他与王蒙相比,程氏有题他临王蒙画云:“黄鹤山樵此道微,溪边片石独传依。画师少惬山僧意,遗墨苍龙破壁飞。”

此诗的前两句说自从王蒙死后,画法衰微,惟有石谿独得其真传。后两句则说髡残的眼界极高,生平只钦佩王蒙那种龙飞凤舞的笔法。髡残虽十分推崇王蒙,但也有自己的面貌,别有一种老辣、苍健的风范。

除王蒙外,还可以髡残的画中品得“元四家”之一黄公望的旨趣。黄公望的山水,蕴含山川之情韵,笔墨简练沉郁,笔势雄伟,在元朝时已被推为四家之首。

《林麓乐志图》局部

自明末董其昌起,直到清代的“四王”,无不拜伏于黄公望的门下,以至清朝山水画几乎“家家一峰,人人大痴”,争相效仿,髡残也深受其益,曾自题画册云:“一峰道从笔墨三昧证阿罗汉者,今欲效颦,不只一行脚僧耳。予因学道,偶以笔墨为游戏,原非以此博名,然亦不知不觉坠其中。笑不知禅者为门外汉,予复何辞?”

髡残虽好学古人,但并非一味仿古,而是在学古的基础上,自出机杼。他反对当时泥古画风,打破了自明末以来山水画的形式枷锁,倡导禅理与画理相融合,表达真性情,画中禅境般的世界是髡残真切的个人体悟。同时,他也提升绘画的精神内涵,保持自己独特的艺术个性,形成具有鲜明的个人特征的艺术风格和审美趣味。

《苍翠凌天图》局部

禅机画趣,融为一体

髡残代表作有《苍翠凌天图》《雨洗山根图》等,在中国画史上有着很高的地位。其作品内容丰富,物象很多,而整个画面语言统一和谐。各种关系都是对比,对比后又很和谐,这是他的高明之处。

髡残的画构图一般都很缜密繁复,笔墨苍劲,似乎总有一种凝重、抑郁之气。他也能画风格简远平淡的山水画,例如上海博物馆藏的一幅《山水》,画面呈暗色,以枯笔作江岸边架着一道渔网,江中苇草丛杂,似为秋凉风起时的景象。其构图为典型的平远山水。

《雨洗山根图》

典型的髡残式画风。画中的世界是明晰的。雨水洗过之后,山峦层次分明,轮廓清晰,盘根错节的古树,高大挺拔的松柏,枝节叶片分明,仿佛能听出云雾在山间游走的细微声音。

高挂山中的那行银练般的瀑布,即使发出宏大的声响,也会被吞噬于云海深处。画中的世界清爽干净,淋漓尽致的纵横用笔,使层次丰富的山川岩石变得格外爽朗。而画中最令人向 往的,是这雨洗后的山林里那些淡泊的人。可以把一幢别致的楼隐于左边林木丛中,可以任一叶篷舟静泊在水湾,而蓑笠翁只须钟情于水中的鱼钩。

《苍翠凌天图》

崇山叠嶂几乎占据了整幅画面,山间古木丛生,近处茅屋数间,柴门半掩,远方山泉高挂,楼阁巍峨。山石树木用浓墨描写,干墨皴擦,又以赭色勾染,焦墨点苔。远山峰顶,以少许花青勾皴。全幅景物茂密,峰峦浑厚,笔墨苍茫,意境深幽。

《层岩叠壑图》

髡残艺术风格成熟后的作品,从近处的树、石、亭子到峭壁、瀑布,再到半山腰的村庄,进而到主峰,层层上推。以干笔皴擦山石、浓墨点苔,气韵浑厚。用笔苍浑老辣,用墨层次丰富。远处几座赭石山用笔随意,很有节奏,横的远山,趋势往上,通过两条重复、排列成斜线的船把远山的势拉下来。画面还是采取浅绛的方式,以淡淡的赭石铺一层。

《仙源图》

髡残五十岁时的作品,画中清潭溪水,碧绿晶莹,溪河两岸,丛树葱茏。远处崇山耸峙,中间烟云缭绕,隐约中露出琳宫梵宇。用线清晰豪壮,介于黄公望和沈周之间。并不全用干笔皴擦墨与色浑然一体,笔法苍老雄浑,深沉豪迈。

结语:

后人论画,把石溪与八大山人、石涛、弘仁并列,允推为清初画坛格调最高的四大画僧。其中八大山人简括凝炼,笔墨夸张,以水墨大写意名著于世;石涛淋漓恣肆,笔意纵恣,众彩纷呈;渐江枯瘦清疏,承继倪瓒衣钵,秀逸高雅;而髡残乱头粗服,笔墨苍古淳厚,自具一种雄奇磊落的情致,同为清初画坛有创造性成就的一代大家。

——E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