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诗词歌赋] 蜡梅不是梅,却比梅花香

4 已有 219 次阅读   2020-01-14 08:23

蜡梅不是梅,却比梅花香 

蜡梅不是梅,却比梅花香

编辑|易向

蜡梅,不是梅,

跟熊猫不是熊一样。

植物学上来说,蜡梅不属于梅的蔷薇科,而属于蜡梅科。

李时珍《本草纲目》中就有记载:

蜡梅,释名黄梅花,此物非梅类,

因其与梅同时,香又相近,色似蜜蜡,故得此名。

蜡梅,英文名为Winter Sweet,

意为冬日香甜,却显得过于白浅。

私以为 Winter melody 更能阐述其形、其香、其意。

蜡梅,正是冬日里散着清香一曲超然于画的动人弦音。

-

入九后的冬天,寒凉的空气经过长长的呼吸道,

在纳入胸中的一瞬间,

似散入空中的烟火,四处蔓延。

但这寒凉中,却氤氲着几缕香气,

忍不住用力嗅起来,

全然不顾空气的冰凉。

这香气,就散发自蜡梅的花蕊深处。

-

蜡梅,在乡间,

是最平常普通的植物。

她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装点万物凋零的冬季。

春风吹拂,万紫千红争相扑面之前,

她便先零落成泥,去享受安详了。

-

夏季,蝉鸣震天,

长长的烈日如缓慢流动的液体,

将聒噪隔绝。

花草树木,绿得闪闪发亮,红得随时将要绽裂。

只有蜡梅,在一旁,安静如素,

她在积蓄能量。

秋日,风高气爽,成熟的果实挂上人们的笑脸,

蜡梅,也缓缓地落去渐黄的叶片,

不久,她的舞台便要来临。

-

蜡梅,其实一点也不平凡,

甚至有一丝狡黠。

以其独有的清香,

及生长姿态,

脱离于万事争妍中,

并独领风骚。

-

温热空气中,弥漫香气是十分容易的。

冬日寒冷的空气,像是堆积的棉絮,

划不开,推不动。

但蜡梅的香气却能自由游走其中,

吸引来的,也尽是文雅之士。

-

她不愿着红妆,太过惹眼。

更不愿着粉妆,显得娇气。

金黄,透着光,是最佳的,

不论是在竹林里,泥院中,红墙外,

都不会被掩没。

金黄跳动,

即使在白茫茫一片雪地中,也仍有自己一份色彩。

-

蜡梅,古誉为寒客。

冬日里,以荒芜或白雪为背景,生长成一幅水墨画。

枝丫天成的优美姿态,

朵朵簇长的金黄花朵恰如其分,

是诗情画意;是天宇间的梵响。

蜡梅与雪,是冬日里唯二的期盼,

“踏雪寻梅”,

踏着白雪,吱呀声中,

循着丝丝清香,赏遗世的蜡梅,

是闲适时分的雅致探寻。

-

自古咏叹蜡梅者亦是甚众,

其凌霜傲雪,香透长空,

倾倒多少文人骚客?

-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

“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蜡梅无疑是睿智的,

既点缀了冬日,也成全了自己。

诗人在吟诵蜡梅之时,多是移情,

却也道出蜡梅,自成的天机。

-

“闻君寺後野梅发,香蜜染成宫样黄”。

“君不见万松岭上黄千叶,玉蕊檀心两奇绝”

蜡梅的色,不迎合世俗,却独有姿色,

轻黄缀雪,是坚守自己的那份孤傲,

才能成就这份长留诗歌中的决然。

-

“枝横碧玉天然瘦,恋破黄金分外香”

“天下三春无正色,人间一味有真香”

蜡梅在岁末,抵挡了寒潮、狂风,毅然冲寒绽放,

且久放不凋,匀香而不浊,甜而不腻。

蜡梅,是天赋予的风流标致。

-

城市大街小巷,

游走的,大都是异乡人。

农历新年来临之际,纷纷整理行囊回乡,

家乡的屋子里,总有一束蜡梅在等待吧。

-

生长于四季分明的小城,

蜡梅,之于冬天,如同雪花之于冬天,

盛开散香,一切似乎都是理所应当的。

曾在南方数年,

回乡时,那一株株栽种在房前屋后的蜡梅。

衬的白墙都有了香气。

冬日里,归乡的游子,

远远地,就被蜡梅的香气迎接。

是的了,蜡梅,是故乡冬日的味道。

-

曾听人道,其家乡冬日会有老人背着竹篓,

在广场、街边,售卖蜡梅花枝。

很是惊异,蜡梅在家乡,是随处可见的。

冬日里,院子里的蜡梅盛放,

他人只要知会一声,便可折去几枝,

赠花的人骄傲自己的花出众,能与人分享,

折花的人感恩花主的慷慨,更喜悦蜡梅的清香。

如你已无处折蜡梅花枝,

便去花店捧几支待放的回家,

以清水养之,置于室内,即能生长十天半月有余。

缓慢绽放,是生命的进程,而散发的幽香,是额外的馈赠吧!

淡香盈室,忽有忽无之间,让人受之更为舒畅。

-

以上内容来自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