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名人轶事] 深切缅怀天趣斋主张培童先生

7 已有 553 次阅读   2021-12-22 21:06
                      深切缅怀天趣斋主张培童先生

                                     赵 术 经

因为景仰,同文友访问天趣斋,得以认识斋主张培童先生。
天趣斋里,西墙满壁书籍延至南凉台,东北两壁挂着字画,南窗下沙发,茶几,书香盈室,满满的文人味。
初次见面,张培童先生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我,平易近人,说话随和,哲理、饱学在如吐珠玑中显现,且幽默诙谐,不由得你不随之愉悦。他的一言一行堪称“老顽童”,与书斋“天趣”恰如其分。先生之学养、人品影响着一批“粉丝”,斋中经常“人满为患”。
耄耋的他玩蝈蝈也玩出了层次,玩出了诗书味。笼养的蝈蝈放在茶几一侧靠东墙,几只蝈蝈争相发出“啯啯啯”的清脆曲调,给书斋带来了十足的生气和天趣。蝈蝈笼放在一泡沫箱子上,正对着茶几的一面贴着红色对联“有吃有喝,天天唱歌。”横披“不乐白活”。中间贴一福字,蝈蝈也过年!这些将先生的性格、学识,画了一幅“肖像”。听着蝈蝈的争鸣,倏忽把我拉回到孩童时期捉蝈蝈,养蝈蝈的画面中,听着这样的声音,心情适畅,年轻了好几岁。这样的天趣斋,享天趣之乐,揽古今文化,我也成了天趣斋的“座上客”。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与张培童先生的处事,他的形象在我心目中更加高大、伟岸。
2012年,我70年岁,拟出版一本小册子,为封面题签求张培童先生,他二话没说一口应允,短时间内完成。看着笔势迺劲、爽快、洒脱的“轨迹”二字,心中满是感激。想不到的是老先生还为我写了《观感》,短短的几句话,言及《轨迹》是一本“有别于同类型之书”,赞我“有牺牲精神“,“功德无量”。出书不易,特别是我,好多东西要从头学起,能够遇到培童老师这样的行家里手实乃三生有幸!一个德行高、文才高、名望高,“笔惊东莱昨日事”的文学领头人给出这样的评价,使我受宠若惊!他还对《轨迹》出版提出了建议。先生对我的帮助太多、太大。对他的忠人之事,让我心从心底里感激涕零。在自古文人多相轻的颓废氛围中,先生能够无私地成就他人,甘为人梯,为人作嫁衣,这样的品行,这样的涵养,这样的风度怎么高的评价都不为过?他是一个对中华文化有特殊感情,并且鍾情继承传播中华文化的学者。
先生乃性情中人,热情、真诚,就是在垂暮之际身体欠佳时,还惦记着他的朋友。2016年,先生腰椎患病,给我写了两幅书法作品,一幅是自作《古稀抒怀》,另一副是对联。先生办事规整、讲究,用30Ⅹ23厘米的大牛皮纸信封装着,封面整整齐齐地划了表格,填写(书法)的形式,释文内容,而且是编了号的,让人一看,一目了然。写的寄语是:我今年腰肌患病,恐以后再难站起来写字,现坚持着写下两幅送给老弟笑纳,谨作情系笔墨耳。看后感激之情,崇敬之意由然而生。我将老师的恩赐置于案头,经常目睹以激励自我。先生长我13岁,几近相差一代人,称我老弟,这样一位文坛名人没有一点架子,恭身向下,让我大喜过望,我有这样一位饱学的老师,一位知心交心的朋友,一位精心呵护我的兄长,此生足矣!
后来,先生脑梗,失去了语言功能和行动能力。一个勤奋的人,一个好客的人,一个助人为乐的人怎么接受这样的现实?我真的难以想象。接下来的是2020年的新冠疫情,封城宅居,就再也没有见过先生,先生现状可好?无时无刻都在缠绕着我。今年是先生92岁生日,无论如何也要去看看,以了却我的思念之情。6月2日我再次走进了天趣斋。还是那栋房子,先生不再像往昔那位热情洋溢、妙语连珠,而是坐在躺椅上,垂着头一动不动。我蹲下身子,仰望着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的先生,一股心酸涌上心头,强忍泪水不让它流出来。师母告诉我,先生栓在四肢和咽部,听力尚可。转过头来告诉先生,“赵术经看你来了!”只见他嘴角一翘,大概是知道我来了。我们把我写的“人品若兰”横幅展现在他眼前,想不到他张口哭嚎起来。当初一个心胸开阔,乐观开朗,风趣的一个人,竟变成这般情况,岁月病魔不饶人。我告诉先生,养好病咱上山捉蝈蝈!我发现他眼角流出晶莹的东西。临別,我拉着他的手,言声保重,觉得先生的手多了几分力量。
从天趣斋出来,思念之情得以释怀,但平添了几分担忧。
9月6日,噩耗传来,我的老师,我的兄长,我的挚友,天趣斋主张培童先生驾鹤西归了,虽然是心理有所准备,但还是为失去一位难得的良师益友而痛彻心扉。
培童先生没有走,受您教导、受您启迪的文化工作者、爱好者会继承您的遗志,把中华文化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天堂里有数不尽的书卷,也有无数朋友,也有蝈蝈,还有您的天趣斋!
尊敬的培童老师、兄长、挚友走好!

张培童简介:
字毅生,笔名立里,天趣斋主人。1930年生于龙口市。大学学历。
1946年开始,任中小学教师、县报社记者、编辑,后调入龙口市文化局工作至离休。曾数届当选政协龙口市委员。
自幼受书香门第熏陶,钟爱文化艺术,擅长诗词书画和戏剧创作,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或编入书籍,曾数次获市、省、国家级奖。晚年又荣获龙口市文学艺术特殊贡献奖。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