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名作赏析] 弗里达·卡罗:苦难中绽放的玫瑰人生

2 已有 46 次阅读   2022-09-22 15:38
弗里达·卡罗:苦难中绽放的玫瑰人生 

迭戈·里维拉曾说:“她是艺术史上第一个女人,以全然鲁莽的真诚以及安静的残忍,在她的艺术里,潜心钻研常见的,却独特的,仅仅关于女人的主题。”

这位传奇的女性又是谁呢?

她就是墨西哥画家弗里达·卡罗 Frida Kalho ,全世界最成功的女性艺术家之一,极富传奇色彩的她一直以来在画坛备受争议。

她的头像被印在墨西哥比索的背面,她的画被收藏在卢浮宫,毕加索看到她的自画像,无不感慨地承认,自叹不如;她的风情征服了欧美时尚界,麦当娜崇拜她,碧昂丝模仿她,皮克斯的《寻梦环游记》致敬她……

墨西哥比索的背面

麦当娜模仿弗里达

《寻梦环游记》

她的人生就像她的画,是艺术极品,精彩传奇,扣人心弦。她用苦难创造出艺术的巅峰,给灾难中的人们以独特的力量。时至今日的弗里达依旧迷人,她的肖像画无处不在,或许是因为她综合多重矛盾而无法定义的本性,在岁月释然以后依旧让人为之着迷,她那无法被禁锢大胆声音,依旧以某种方式在与我们对话。

无情车祸 开启绘画生涯

1907年7月6日,弗里达出生在墨西哥城的科遥坎。她是家里的第三个女儿,有四分之一的印第安血统。弗里达的父亲是德国移民,摄影师,母亲是土著居民和西班牙人的混血儿。

在弗里达6岁的时候,她得了小儿麻痹症,右腿渐渐萎缩,最终只能跛行。所以弗里达一生都喜欢穿着传统的墨西哥长裙,以便遮住她的跛脚。这一切并没有打击她的自信心,反而让她更加坚强和勇敢。她学习拳击,摔跤,像一个顽强的女斗士,无惧他人嘲笑的目光。

1925年9月17日,弗里达遭遇了一次灾难性的车祸,她乘坐的公共汽车撞上一辆有轨电车,电车的金属扶手穿透她的骨盆,造成脊椎、锁骨和尾骨多处粉碎性骨折。弗里达不得不在家卧床休养半年之久。为了让女儿在病床上打发时间,弗里达的父母为她准备了画板、颜料和镜子,弗里达开始画自己的自画像,从此开始了她的绘画生涯。

第一幅自画像

弗里达在被无情地摧毁着,可是她似乎没有放弃,在康复的过程中,她画下了她的第一幅自画像,好像有什么在这个快要灭亡的肉体中迸发出来,让她的灵魂重生。就这样一位伟大的女画家诞生了。

相爱相杀

弗里达一生有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度过,总共做了32次手术。她需要戴着固定腰椎的支撑板挺起曾经断成三截的脊梁,才能画画。更严重的时候,她只能躺在床上画画。她自嘲有一个破碎的身体。

1928年,当弗里达又重新开始行走以后,她开始和预科中学志同道合的老同学交往,探讨艺术和政治。在一次聚会上,弗里达被介绍给当时墨西哥著名的壁画家迭戈·里维拉。其实在弗里达15岁时,里维拉就曾去过她的学校画壁画。可能是艺术,让他们的感情超越了一般的爱情,他们从师生关系上升到知己。两人相恋了,一年后结婚。这段相差21岁的爱情在当时被人津津乐道。较小的弗里达、高大的迭戈让他们的婚姻被形象地称为“大象和鸽子”。

在艺术上,两个人志趣相投。里维拉从不否认弗里达很有天赋,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在政治立场上,两人也是一致的。在爱情上,他们却总是相爱相杀,他们曾痛苦地离婚又冷静地复婚,然而复婚后,迭戈还是屡次出轨。“我生命中遭遇过两次巨大的灾难。一次是被车撞了,另一次是遇见我的丈夫。”弗里达说。

如果说那场车祸之后,弗里达的画中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了她的思考,那迭戈的出现便使她的画变得更加的悲伤、寂寥、痛苦甚至荒诞。

不画梦,只画现实

因为18岁遭遇的那次车祸,弗里达的身体并不适合生育孩子,她曾3次流产,最终也没能拥有自己的孩子。又因为她很多时间都在医院度过,所以弗里达的很多画作都展示了她的痛苦,以及对生命渴望却又无力的感觉。

弗里达曾说过,“我不画梦,只画我的现实。”久病对弗里达形成的禁锢,使她的绘画世界是那样独特。她画得最多的,就是自己,她坦言这是因为“我常常独在”“我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最好的主题”。

弗里达将自己看成了一个私人的世界,将其投射在画布上。其间能够让人感受到累累病痛给她带来的变化,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状态上的。例如,她笔下自己的身体常常是裸露并且带伤的,甚至有时把身体里外翻了个个儿,心脏被置于胸前,并如X光那样显示自己断裂的脊柱。即便她画水果或花卉,其意象往往也经过她自己的形象来加以过滤。

而在弗里达创作的后期,她更多地从墨西哥民间艺术中获得灵感,充满了各种幻想和对暴力与死亡的迷恋。

她的丈夫里维拉评价她的作品:“讽刺而柔和,像钢铁一样坚硬,像蝴蝶翅膀一样自由,像微笑一样动人,却也残忍得如同生活的苦难。”

弗里达的自画像是她最得意的代表作。她那几乎连成一线的眉毛,大胆的用色,各种超乎现实的意象,使得她的自画像富有很强的表现力,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引得众多人纷纷模仿。

她把自己的苦难、痛苦、挣扎、渴望都用画笔在画纸上恣意地挥洒,充满了生命力。我们能从她的自画像上看到一个特立独行的、狂野大胆的女性,她是在用画笔为自己的不幸呐喊,抗争。

生命的最后一次画展

虽然经历了太多不幸,但是弗里达没有屈服于这些不幸。在她生命的最后一次画展上,她躺在担架上被抬进展厅预备好的一张床上。她和现场的人一起唱着歌,喝着酒。她说:“我不是生病,我只是整个碎掉了,但是只要还能画画,我都会很开心。”

她在最后的日记中写道:“我希望死是令人愉快的,而且我希望永不再来。”她一生虽然经历了痛苦,但却不妨碍她充满热情、真真实实得像一个斗士那样活过。

《生命万岁》

在弗里达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她只能卧床作画。她的画作里多了一些神话的元素和色彩。她的最后一张画作《生命万岁》,充满了对生命的热爱,鲜红的西瓜让人感受到生命的活力,这与她偏冷淡和灰暗的自画像,以及那些充满伤痛的意象画是截然不同的风格。

人们用各种方式提及这位传奇女画家不平凡的一生。她的头像和经典画作被印在了墨西哥的纸币上。她的经历被拍成了电影《弗里达》。皮克斯的动画电影《寻梦环游记》中,埃克托在蒙混过关时就假扮了这位绝世独立的女画家。她插着鲜花的发辫高高盘在头顶,额前横着一道浓密的一字眉,一脸的傲娇。

身体上的残缺并没有禁锢她那自由奔放的心,她用画笔开启了更加灿烂的生命之旅。女性的幸福绝不仅是拥有完整的家庭,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而是无论什么时候都有独立的人格,有选择自己人生的自由。她用自己的一生,诠释了那句: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以之歌。

科尔多瓦说:我一生都在追寻弗里达的灵魂。麦当娜的卧室里悬挂着弗里达的自画像,她说:我永远都不愿取下来。毕加索直言:我都画不出你这么好的自画像。

她梦幻般的作品,给无数人带来了视觉冲击和生生不息的希望。

注:图文来自网络,仅为交流分享,侵删。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