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艺论·研究] 万物荣生 写妙传神

7 已有 519 次阅读   2018-02-11 22:05
                          万物荣生 写妙传神                                    
                             读邓维东西部写生之作  作者:杨悦浦

  邓维东,中国画画家,工山水,兼事花鸟。邓维东作画善思考,技艺功力深厚,作品有精神内涵,有深厚学养和专心致志的精力投入,亦有坚持写生的努力,并从中获取灵感、素材和力量,得以提高其画艺和创作水平。读邓维东西部写生作品,感悟有以下几点:

  一、 优长之处。

 

 邓维东写生,一者手勤,勤于动笔,深知艺术成就是靠勤劳积累起来的,故常走出画室到自然中去写生。二者用心亦具耐心。面对美好景色画家都会“触情心发”,然而山不自辉水不自媚,全在画家性灵洞见及内心体验。激昂的情绪会有好的作品问世,倘若矫情或无情就会失之于平和而适得其反,这就是需要画家用心体味和耐心观察。邓维东能够妙然悟解,将内心的激情通过思维的过滤再呈现于画面之上。三者观察细致,能够敏于感受并抓住客观物象中适于绘画元素的东西。四者触感生机,能够抓住原生态的生机和义理之微。五者主观选择性强。所谓“搜尽奇峰打草稿”,奇峰无尽,全在一个“搜”字,不是所有动人的景致都可入画,画家必然“选择”适宜中国画的技法程式、作品样式、思维模式的景观,从以上诸方面均可见到邓维东思考的着力处。

  二、 写生与创作密不可分。

 

 在邓维东看来,写生与创作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写生是提高创作能力和水平的一个重要途径。作为一个进入创作盛期的当代画家应当更重视写生。

  邓维东从事过艺术教育工作,了解写生对于艺术学子来说能起到基本训练和收集资料的作用。而作为一个画家,尤其是一个已经具有相当成就的画家,写生除了以上作用之外,其意义和性质应有所升华。客观世界,社会生活,画家的思维状态,都处在不停地变化之中,所以画家要时时认识和关注这种变化和顺应这种变化。不断地写生,就是观察和适应变化的一个有力的方法。

  尤其在中国画创作中,画家要有执笔临篇,落笔立就之素养,所谓胸有成竹意在笔先者,即作画草稿早在心中生成,方能下笔淋漓畅快,一气呵成。如此,心中须有大量信息在握,供创作随时取用,而且这种信息储存是需要不断更新积累的,总有最新“资讯”在手。邓维东作画技法熟练,画面表现丰富,说明他的信息储存是丰厚的。其信息来自几个方面:一个是不断研究前人与他人的创造成果,一个是平时的观察和记忆,最重要的就是写生了。这是他所以重视写生的根本所在。

  三、 写生需要精神面对。

  

如果单纯从功能上看,写生的“写”,是采进,有主观驾驭的意义;作画的“画”,是释放,有自由抒发的意蕴。邓维东是明了这之间的不同的。

  “写”者,涵义丰富,可理解为:图画其象,将客观形象摹画于作品中,此一也;画家将景物映照心中,此二也;主观认识后加以描写,此三也;移置对象,在仿效自然中宣泄画家对美的认识,此四也。“生”者,群生遂长,生之者众,各自存活,生生化化,有无穷不绝之境态。“写”也好“生”也罢,不仅是自然的客观面对,也有内心的主观面对。将“写”“生”二者统合,对写生的理解或许更为全面。

  邓维东写生,强调精神面对,写形更写心,感致万物,体物写似,还要写志写怀,披露心得,抒发精神。可见,写中能得新鲜生动,写中能得喻意真情,写中能启发智慧、不断思索并“发生于心”,巧慧才智,蕴义生风。刘勰说“为情者要约而写真”,写生中不可简单直白地描摹景物,就是这个道理吧。

  在当代许多画家普遍应用照相机的情况下,邓维东依然倾心干用毛笔写生的方法捕捉现实世界那些最具生命力的东西,就是因为照相机不能代替有感情和思维的双眼,这正是他的创作能应时而新的原因之一。

  四、 丹青之法。

  

丹青之巧,不可忽视。邓维东写生以水墨为主,严格遵循丹青“传移模写”之法。在他的作品中,讲求形、线,墨,色等技艺运用,丹青之“形”求其真,笔墨写“韵”求其神,山体、河流、树木、屋宇等各种物象塑造准确,无怪异变形,保持着现实与心底的沟通;线条走笔畅达,疏密有致而不促迫,浓淡错落而不滞乱,流畅而不失含浑,清逸而不失分量;以线为主的仍有墨韵,以墨为主的揖让巧妙,墨块墨线安排合理,淡墨浓墨安排得当,设色微妙,施色有度,贯通于形之体,物之理,在轻描淡写中使画面丰厚起来。

  五、清雅格调。

  

邓维东作画精干刻画,画面饱满,处理细贰。这种创作方法,需有大量写生素材为依托。他是把写生作为创作前期的“预热”,运用着从写生中得到的对局部塑造所训练的强记能力,和在不断历练中获取细部笔墨变化的处理能力,为作品透彻圆润,清雅含蓄的风格,奠定了良好础。

  可以说,邓维东是以创作的要素来重新认只写生的,使写生的艺术蛋白质更明确,提升并完其自身艺术价值。邓维东在知天命前后,对艺术的认识已经成熟,写生不再是单纯的再现,创作也进入自由抒发的状态,这种互动,使其创作颇为获益。

  六、 倡导写生。

  

邓维东不仅是自己对写生极为重视,也并未忘记强调写生对繁荣社会美术创作的积极作用。作为一个自治区美术家协会的主席,在他的责范围之内大力倡导写生,并身体力行,亲率画家外出采风,诞生了大量作品,推动了美术事业的发展。他也主张创作和写生者应积极反映民族风情和本土文化,我们从他这些西部写生作品中,已见到一个画家和组织活动家的苦心和成果了。

  戊子阳春三月于犬钟寺畔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