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收藏·市场] 旭宇《寄给历史的书札》丨孙中山

6 已有 358 次阅读   2019-01-08 07:37

丨编者按丨

     文人书法大家旭宇先生诗书之外,常年徜徉于传统文化的经典阅读。其有感于伟大复兴的时代,通过以点带面,探赜钩深,选取代表性历史人物和事件,以人们喜闻乐见的文人札稿形式开启与历史经典的对话。奉献出其对民族历史传统文化的现代解读。

       《寄给历史之书札》凡30则,其所对话历史人物既有帝王、圣哲、忠臣、武将,又有诗人、书家等,涉及历史传统文化各个方面。其语言既庄重,又诙谐幽默,具有丰富的思想性、学术性、可读性。读后给人以启发、思考和回味。旭宇先生是中国书协原副主席、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主席、中国楷书研究院院长等多个头衔。但他最认可的是自己永远是农民的儿子,是一位终身向学的学人。他同时又属于两个族,一个是草根族,一个是追星族。他所追之星,不是娱乐圈明星,而是历代先贤圣哲。先生把与这些历史人物的对话看作是接受民族优秀文化的洗礼和再教育。其中既透露着历史沉淀传承的厚重,又体现着时代精神的鲜活。 

       《旭宇寄给历史的书札》2017年春连续在《书法报》发表后,引起书界及社会巨大反响。《书札草稿》也被收藏家携去珍藏。书法评论家李庶民、西中文、张瑞田、胡湛、陈智、邱世鸿等,认真阅读,仔细剖析。认为《旭宇寄给历史之手札》以简明的语言,批判或肯定诸历史人物。其既具经典传统性,又具有时代的文化审美属性。其既是当代的,也是属于历史的。

      自本期始,我们将逐则分期转载发布,并附我们不成熟的阐释。让我们一起再次分享文人书法大家旭宇先生的历史穿越之旅。 


丨写在前面丨

      我是草根族出身,一介书生。虽所学不深,但终身向学,并且认为生在中国,学习中华传统文化是我人生一大幸事。在度过的几十年间,接受华夏先贤圣德的洗礼,接受他们的教育,成为他们的粉丝,明了一些事端,“涤秽浊兮存正灵”,该是何等的自豪和快乐。

     中庸之道,是人间正道。环顾世界,唯有我华夏文明有此盛德,并且自古至今发扬光大,永不断流。这是天道,以人为本,国强不霸,惠泽四邻。天之道上善若水,有百利而无一害,行之正而弥之远,是以华夏文明数千年永放光芒。虽然曾遭外来之侵,但我国文明总是使那些外来江河融汇一起归于华夏之大海。因之,我们文化自信!

       细数自己走过近八十载路程,唯孔子教我以正,唯老子启我以清,唯释家示我以和。五十年前,我开始读老子的《道德经》,那时迷蒙不知所言,但一直读着,近晚年才有些感悟。得知“修德于身其德乃真”,从自身做起,常思己过,消除秽浊,以存正灵,并以“正灵”聆听圣贤教诲,悉心感知,以此察史观人,于是有了些想法随时记录下来,并于去年拈笔成文,题曰《寄给历史之书札》,计三十通,获《书法报》之支持,辟版刊发。其草稿虽书写狼藉,亦被一藏家索走,也交给另一家出版社付梓。一份书札,两家出版,是我始料不及的。

       我只是喜欢读些古书。在伟大时代的今天,有领袖的号召,感知前贤的心音,在躁动的年代能使自己的情怀安静下来,享受一下清福,得到一些启示和惠泽。尤其是老子之学让我毕生追寻,那样的一种大智慧常使我拍案称绝,天门顿开。读着,读着,有时夜间坐起来领会深奥,冥想两千多年前圣贤的音容厚貌,句句真言,心神向往之。

       于是开始写些手札。此后,我又与好友郗吉堂合作,撰写了三十篇《老子与书画》短文,拟于二〇一八年岁始在《书法报·书画天地》刊出,算是我学习老子心得之点滴。感恩先贤,感恩伟大时代,感恩天心清若水。

        “好读书不求甚解,鼓瑟足以自娱”,此语应是写照于我,才疏学浅,笔墨不精。媳妇再丑总是要见公婆的,深望各大方家不吝赐教,在此致以深深的谢意!

旭宇写于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太行东麓


书影

丨简介丨

孙中山(1866年-1925年),名文,字载之,号日新,又号逸仙。生于广东省香山县(即中山市)翠亨村的农民家庭。青少年时代受到广东人民斗争传统的影响,向往太平天国的革命事业。是中国近代民主主义革命的开拓者,中国民主革命伟大先行者,中华民国和中国国民党缔造者,三民主义的倡导者。首举彻底反封建的旗帜,“起共和而终二千年帝制”。孙中山著有《建国方略》、《建国大纲》、《三民主义》等。其孙中山是中国伟大的民主革命开拓者,为了改造中国耗尽毕生的精力,在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也为政治和后继者建立了坚固而珍贵的遗产。


草稿


正本

丨释文丨

中山先生大驾尊前:

吾以为先生乃近代之圣贤,再至尧舜之上也。推翻二千年帝制而弗居还权于民。崇高之举何能为之,然先生积劳成疾英年早去,华夏失去一大变革也。

崇拜先生之后生  白阳再拜

丨解读丨

本札立意高远,谋篇谨严,以宏大气势,开阔视野,胸怀,写历史人物,叙历史事件,发深深的历史感叹,堪称散文小品佳作。

孙中山先生的历史地位,他对中国社会发展的推动,对中华民族精神建设的引领,史述史论皆有赞辞赞颂。但旭宇先生此处再度提及这位历史伟人,深湛的历史目光所注意到的是孙中山于帝制被推翻,声震中华,名重举国之际,毅然一展政治素怀,还权于民。国是在前,重任在肩,行南北和谈,临时约法,只为策数,唯挂印去官,不图威权,不恋旧栈,方尽显伟大的先行者的高风亮节,如日有光辉辉耀千古,温暖人间。中山先生政治风范之高尚,当凸显其政治道德之伟岸。中国古代社会制度,自始皇以来,帝制二千年,自禹以降,家天下四千年,人间行事,一曰为欲,再曰为私。是中山先生摒去帝制,终结家天下,以承续尧帝、舜帝时代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之世风,以扬盛世政风本盛德之风。中山先生功德盖世,赫赫然,亦煌煌然。旭宇先生文贯千古,以民族文化之在与民族精神之在,品鉴古往今来,称颂中山先生在那样一个特定的文化与社会态势下“弗居”大位而“还权于民”是“高尚之举”,“当齐尧舜”。仅此,旭宇先生之清识,自有其深,是别于诸史家,亦为一史家。

旭宇先生在札中对孙中山还权于民之业未竟而去深为痛惜,这是一声历史之叹。历史自有轨迹,时光隧道中的时与世总要前行。当中山先生的壮举与清举作为文化精神与民族精神被感知时,还权于民必有的题中之义“天下为公”,也就会重新呈现在历史面前。

在中山先生身后一拜再拜的旭宇先生,自称“后生”而非后学,也是扎实有趣。

丨艺评丨

《书札草稿》所展现的原创意义和文献价值是值得推崇的。从当代艺术家的代表作来看,此件旭宇先生七十岁后具有典范意义的精心创作,对于书家个体显然可以称得上是代表性作品;而从旭宇先生的艺术水准和在当代书坛的影响来看,此件作品对于当代书法界也堪称代表这个时代的一件重要作品;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原创性、文献性、思想性和艺术性特征也必将会越来越显现其价值所在。

——陈智,安徽省书协副秘书长、学术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丨作品丨



丨艺术家丨


      旭宇,号白阳,著名诗人、当代文人书法大家、一级作家、编审。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四、五届副主席,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主席、河北省文联名誉主席、河北省政协文史馆名誉馆长、河北省政府参事等职务。其大半生从事编辑、文学创作和学术研究工作。

       他继承了中国文人的优秀传统,将书法与中国文化结合起来。旭宇先生以其数十年不懈的耕耘,在诗、书、学诸方面都多有建树,并取得了突出成就,享有极高的声望和荣誉,是当代诗坛和书坛的领军人物。他的诗,关注时代,正气高亢,刚健清新,自成一格,在诗坛影响深远。他的书法,楷、行、草皆善,彰显出全面大家风范。行书宗法晋韵宋意,飘逸劲健,富有书卷之气。楷书化魏融唐,率意和自然,是其今楷理念实践的全新范式。草书创作,达到了飞扬畅达,连绵贯通的高妙艺术境界。

       他在学术上独具创见,体现了他丰富的学养,他倡导诗书互化的学术思想和适应时代的“今楷”的理念,以及弘扬“兰亭精神”等,都为诗坛、书坛所重。旭宇先生诗书学兼修,德艺双馨、品格高尚为社会所称誉,是当之无愧的全国艺术大家,在当代文坛具有典型的范式意义。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